杜鵑花爛漫無邊開放的春日,偶遇張曼娟早期寫的〈和春天握手〉裡頭的幾段文字,讓人感覺寧靜而生動:
杜鵑花開得綿密柔軟,如果自己能輕盈些便可以在杜鵑花叢上安眠了。那些粉紅絳白,一定會讓夢境更豐富多彩。
木造小屋中的木香仍未散去我們坐在寬敞的玻璃窗前,看霧升了又降,放了又收,霧消散以後,窗外景色反而令人難以置信的虛幻瑰麗。
入夜以後,下雨了,
雨敲打在屋頂,敲醒木頭前世的記憶,曾經是樹,有枝有葉,有根有土。
匍匐在屋上的木頭,於是化成了絃,讓雨彈奏,他不僅是房子,還是一張琴。
那夜睡得很沉。(p.100)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