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_5510  

閱讀蘇曉康《寂 寞 的 德拉瓦灣》,太苦太酸。
需要一點甜,所以拿張曼娟新書《時間的旅人》來配剛好。
必要的時候,來朵純淨的白花,慰勞一下忙碌的心靈。
˙˙˙˙˙˙˙˙˙˙˙˙˙˙˙˙˙˙˙˙˙˙˙˙˙˙˙˙˙˙˙˙˙˙˙˙˙˙˙˙˙˙˙˙˙˙˙˙˙˙˙˙˙˙˙˙˙˙˙˙˙˙˙˙˙˙˙˙˙˙˙˙˙˙˙˙˙˙˙˙˙˙˙˙˙˙˙˙˙˙˙˙˙˙˙˙˙˙˙˙˙˙˙˙˙˙˙˙˙˙˙˙˙
【文摘】幾段話,一併記上吧。
【分享】蘇曉康《寂 寞 的德拉瓦灣》:
走的含義對我們來說,不只是空間的,也是時間的。(p.84)


【分享】張曼娟《時間的旅人》:
◎張曼娟說,曾經以為旅行是一場空間的移動,漸漸的我明白, 旅行也好,人生也好,其實都是時間的移動,我們只是時間的旅人,聽憑時間的意志穿越。(p.010)
◎中年以後,我的步伐變慢了,喜歡散步更甚於趕路。想把經過生命的風景看得仔細些,把身邊的美好多保留一些,卻勉不瞭憂傷的告別。(p.012)
◎「到上海去,就要給自己做件新衣服。」常到上海出差去的朋友這樣說。「倒也不是做得特別好,只是便宜。」她補充說明:「體驗一下那種趣味吧。」(p.20到上海裁新衣去)
◎一大捲一大捲布料,各種色彩與氣味,乖乖的排排站。「你在竹竿與竹竿之間走過,兩邊攔著綾羅綢緞的牆__那是埋在地底下的古代宮室裡發掘出的甬道。你把額角貼在織金的花繡上,太陽在這邊的時候,將金線曬得滾燙,然而現在已經冷了。」張愛玲的〈更衣記〉事這麼說的。(p.22到上海裁新衣去)
◎圍桌而坐,那一刻,坐下的是永不能回來的童年時光。(p.35到濟南炒全雞去)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