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記得童年初次被滿樹盛放的桐花驚嚇住的情景嗎?
從那個時刻開始,你有了欣喜,也有了憂傷。
我們要一生懷著這欣喜與憂傷,走過通向美的漫長途徑。(p.18)

˙˙˙˙˙˙˙˙˙˙˙˙˙˙˙˙˙˙˙˙˙˙˙˙˙˙˙˙˙˙˙˙˙˙˙˙˙˙˙˙˙˙˙˙˙˙˙˙˙˙˙˙˙˙˙˙˙˙˙˙˙˙˙˙˙˙˙˙
其實,我還喜歡他在《潮聲》這篇寫的:
我坐在窗台上,看波瀾壯闊,看海與河激烈熱情地搖盪撞激迸濺,像宿世纏綿不去的愛,像累劫報復不盡的恨,愛恨糾纏,無休無止,我在窗台上靜坐冥想,聽潮聲聲聲入耳,聲聲都像是在說世間因果。(p.98)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