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創作:【身教】一文刊登在2011年09月30日(五)中華副刊
˙˙˙˙˙˙˙˙˙˙˙˙˙˙˙˙˙˙˙˙˙˙˙˙˙˙˙˙˙˙˙˙˙
每年夏天,住在南台灣的爸媽總會不定期寄來新鮮的芒果。依著時令,愛文、金煌一箱箱搭黑貓快捷北上。間或穿插些許的烏香、土芒果、臺農 16號和自家田裡種的蔬菜。或者,九月以後才有的晚熟品種「凱特」。

彷彿已經成為一種習慣。打從我 19歲離家出外讀書以來,他們就是這樣年復一年宛如潮信的遞送家鄉水果,總是生怕出門在外的女兒少吃了,或錯過節氣。因此,很多同學、好朋友都分享過這鮮甜的愛心,也總是讚不絕口。

但是,更讓好友們望穿秋水的,其實是夏日末段才會有的「芒果乾」。

早年的芒果乾,得之不易。爸媽必須趁農忙的空檔,把熟透的芒果果肉一一削片,然後逐一鋪在晾曬用的竹編盛器上,靠太陽公公給好臉色,日復一日曝曬乾燥,或者炊飯後把芒果果肉一片片鋪到大鼎蓋上,靠餘溫慢慢烘烤,費時費工。這些年,芒果乾的製作已全靠機器快速乾燥。爸媽只要把芒果果肉削好,輕灑一些些白糖提味,送到專門代工的地方即可。也因為製作更容易,爸媽寄送就更勤了。

幾年下來,我收過拿過數不清的芒果乾,卻不曾真正參與削過一片果肉。直到前兩年,爸爸在田裡工作摔跤導致手受傷,我因此返鄉一個月,為他們做點煮飯洗衣雜務,於是有了幫忙削芒果做芒果乾的機會。

這才發現,爸媽的芒果乾之所以大受歡迎,是因為他們堅持做東西給人吃不能馬虎。所以他們堅持篩選好的芒果,而不是用那些淘汰過已然殘缺不全,或者曾經被蟲咬傷苟延殘喘的老弱傷兵;他們很講求專業的精神,一顆芒果要均勻的削六片,而且要削得恰到好處,第一刀下在腹部,兩側及背部最好見骨而不傷骨。

於此,我這才見識到爸媽莊稼人殷實「頂真」的本色,也深深感受到他們的寬厚和堅持。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