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創作:【惜花物語】一文刊登在20110626日更生日報四方文學週刊。

˙˙˙˙˙˙˙˙˙˙˙˙˙˙˙˙˙˙˙˙˙˙˙˙˙

陽台上的幾株長壽花和馬利筋,接力賽似的,悄悄地開了花。素淨的陽台,因此偶有蜂蝶來訪,原本幾乎是一片綠的國度裏,總算有點鮮紅欲滴和橙橘的色彩,交相搖曳。

   不論是馬利筋,還是長壽花,都不是那種出身名門貴族,或來自顯赫家世的花種,甚至,它們開的花也都安安靜靜的,引不起喧嘩。平日,就只是窩在角落一隅,跟著時序推移慢慢往前走,跟著主人隨興澆灌照顧的步調,活著。

   然後,在這許多艷麗大花忙過一個春季已然倦落的夏日,深情款款地,綻放美麗的丰采。看著這些花,我忍不住想:是否,這些花朵曾有怨?怨主人沒有為他們刻意妝扮一個漂亮的家。

   馬利筋好說歹說有自個兒專屬的盆,也算有個私領域的家;幾株長壽花卻像是寄人籬下,有的藏身在紅竹影下,有的蹲踞在小小酪梨樹苗旁,有的偎在養著彩葉芋的圓盆牆邊。怎麼說,都像是順水因緣的依附。

  而事實上,這些花也的確是隨順因緣偶得的。某個傍晚,我正好路過一條蜿蜒而雜草叢生的小巷,巷子裏有著幾戶鐵皮搭建的小屋,屋前有幾盆似乎剛整理過的盆栽,和馬路交界處,則散放著一些凌亂乏人照料的花草,九重葛、馬利筋、變葉木、天人菊、虎尾蘭、石蓮花…和幾株開著紫色花的翠蘆莉。花草的附近,停放著一部小貨車,貨車旁半蹲著一位穿花衣花褲還戴花袖套的婦人,正賣力地把屋前的盆栽一一搬上車。猛一回頭,看見站在花草邊的我,靦腆一笑,問我:「你喜歡花嗎?」我說,「喜歡啊!好幾次經過這裏,看妳種的花都開得很漂亮,還特別停下來欣賞。」婦人靦腆的面容頓時燦爛起來,放下手上的工作和我攀談。

   忽然,她問我,「妳要不要種花?我在別的地方買房子了,可是新家沒有空間擺這麼多花,我只能挑幾盆帶過去。看這些花草丟在這兒沒人管,心裡老是怪怪的。」

   就這樣,在我手能提能拿的尺度內,陌生的婦人像託孤一樣,塞了好幾把花草給我,囑咐我哪種花要多澆水、哪種花要多曬太陽,如果可以的話,隔段時間幫它們施點肥更好。

   回到家,趕時間料理晚餐無暇他顧,手上一把把的花草只好先擱下,晾著。待隔天張羅好泥土、盆子,這才體會,都會小房子的陽台,其實小得可憐。這些花草原在天寬地闊的馬路邊長,如今委身在這小小一條溝縫似的空間裡,委實過度擁擠啊。迫不得已,只好先求讓他們保命再說,情急之下,還真是有些「亂」種一通。

   以致於,長壽花家族散居四處,石蓮花姊妹共一家,短葉虎尾蘭、馬利筋…誰也不能要求住單人房。欣慰的是,它們都活得好好的,每天喜樂地成長,而且沒有忘記生為一株花,能夠自在開花的璀璨美好。

   而我,也總算沒有太辜負那位陌生婦人惜花的一番心意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nica 的頭像
Monica

Monica 錦書,雲中來2013/09/20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