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綠柳情思 一文刊登在20120626()青年副刊。

………………………………………………………………………………全文↓

彷彿童年一旦經過池塘的洗禮,便能多出許多美麗的色彩。校園裡的池塘邊,因此每到假日總有大大小小的孩子身影聚集,年紀大一點的,總會自己蹲在水塘邊的石頭旁玩水戲魚,要不就是手抓飼料餵食,忙碌不已,或在鄰近的老樹下、石桌椅、水塘、花叢間,穿梭來去;年紀小一點的,多半是被抱在父母懷裡,一雙不諳世事的澄澈眼眸,隨著指指點點的手左右來回骨碌碌轉動游移,嗯嗯啊啊回應著耳畔的話語,究竟是否真的聽懂了魚、鴨、烏龜還是杜鵑、麻雀,反倒沒有人在意;還有些頑皮好動的,偶爾玩心過了頭,免不了要撿拾幾個小石子往水裡丟,聽那「撲通」一聲水花四濺拍手叫好,直等到大人喝止才肯罷休。

童年時候,我也有過幾回短暫的池塘旅記,比較特別的印象是綠柳垂絲。那是我跟隨父親到村人家裡為學生上私塾課時,他在講台上說書,我在庭院小水塘邊玩耍的片段時光,恁是久遠以前,假山、壘石、魚群、花草風景多半已模糊,但池塘邊的柳樹與水相親,總在風中搖曳生姿倒是意象鮮明。

那個年歲,看見柳樹便也只是看見柳樹。所幸,日後我在閱讀裡得遇豐子愷,他畫柳也說柳,他讚楊柳樹的美,美在那「下垂」的姿態,樹愈是長得高,柳枝愈是垂得低,深得我心。柳枝的柔軟身段,真是少人能及,這些字句情感同時也喚起我與柳樹曾經有過的美好相遇。他還說:「千萬條陌頭細柳,條條不忘記根本,常常俯首顧著下面,時時藉了春風之力,向處在泥土中的根本拜舞,或者和它親吻。」他比喻那親暱關係猶如孩童與母親,比喻倒是新鮮,在此之前我未曾想過。

對我來說,綠柳依依的款擺,婀娜多姿,柔媚萬千,簡直就像古典小說裡走出來的仕女,那輕盈有如漢家女,那清新便也是春天該有的氣息,教人流連,百看不厭本是自然。但萬萬沒想到,折楊柳竟是傷別的隱喻象徵;「灞橋送別」幻化成千古離人心情的寫照,著實讓我一度生起小小惆悵,慶幸的是,那並不久長;更出乎我意料的是,歌詠纖細柳樹最美的詩句竟來自崇尚豐腴的唐代詩人,賀知章〈詠柳〉:「碧玉妝成一樹高,萬條垂下綠絲?。不知細葉誰裁出?二月春風似剪刀。」任誰都要折服於他高妙的文采。他形容千萬柳條宛如姑娘羅裙上的絲帶,春日少女的娉婷和柳樹款款深情因而交相疊影,就此躍出池塘,走進無數青青子衿的夢裡,也烙印在我心靈深處。

至今,我仍然愛看池塘垂柳,既看它在春日的微風中,領受輕拂的和煦,也看它在春去秋來的遞嬗中,共伴雲影天光徘徊,更看它在疏雨輕滑或狂驟來襲時,依然淡定自在……彷彿與柳樹對望,心裡便能記起許多美好,再平常的日子也像無由潑灑了許多的色彩而繽紛起來。

你的生命裡是否也曾遇過那麼一棵綠柳垂絲,或一方水塘呢?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