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流轉 一文刊登在20120624()更生副刊˙四方文學。

………………………………………………………………………………全文↓

晌午,我在窗邊閱讀。那是一本備受讚譽的翻譯書,朋友們都說很棒,絕對好看。這書我已經讀過一次,沒能讀完;如今再次捧讀,依舊停留在三分之二不到的書頁,書裡的字句讓我吞嚥困難,赤裸裸的掀開底層小人物幽微生活,充斥著鼠輩、混亂、隱晦、陰暗潮濕、血水、酒精、猥瑣的氣味,而這氣味穿透覆蓋著的一幅幅複製名畫或深具哲思的知識當中一波波瀰漫過來,讀來頗教人心緒感覺窒礙。甚且教我聯想起破舊火車站的地下道裡,那些橫七豎八躺著的流浪漢,或窩居在某棟大樓牆腳邊枕著報紙睡眠而衣衫襤褸的那些人,內心因而生起一股寒意…無關外頭天氣。

事實上,閱讀的當下我的身後有一股暖意流淌,茶几上有著春日的光影踩著小腳寸步挪移,窗外搖曳的花影也忽快忽慢的跳躍進來,眼角餘光處的天空,閃現淡淡的藍,更多的是堆聚成壟的雲集。我因此順勢將那閱讀的困頓隨風拋出窗外。放下書本,我想出門走走透氣。只是仍有點猶疑。猜想此刻的街衢,必然也如每個昨日奔騰而喧囂不已。那是個電力飽滿而且充滿衝撞的小宇宙,無數的相干與不相干,交會在日復一日你來我往的片刻,串聯出一個天羅地網般的熱鬧生活。我喜歡那樣的熱鬧,也害怕那樣的熱鬧。一如我的閱讀,我其實讚佩作家的筆如此滑利流暢,隨手便能把小人物的內在深層寫得栩栩如生,然我仍不免為那筆下人物的生活寒愴感到悽然。

最終,我果真出門了。假藉耳邊響起詩人無晟的幾句叮嚀:「請離開書房,…這是急於播種的春日/而你難得來鄉間/我帶你去廣袤的田野走走/去領略領略春風/如何溫柔地吹拂著大地」感受這召喚,我得趁春日好好去領略大地風光,我得把握春光聆賞天籟樂章,到田野間走走看看,到大自然裡擁抱花草樹木親近蟲鳥。實則,我最想要的是,從這壓縮人的憂傷裡暫時離開。

就這樣,我走向一座小山丘。順著前人的腳步走著,看著,眼前一株株挺拔高大的花樹逐次隱退在我的身後,而後又迎來更多的大樹。霎時,我想起作家陳丹燕。她說,如果來生可以讓她選擇,她或許會選擇做一棵昂揚於托斯卡尼的樹,只是站在那兒,只是待著,連為自己負責任都不必的自由自在。

初讀這個願,教人有幾分詫異和欣羨。先是詫異那只是待著的自由,莫非作家太過忙碌於紅塵?我免不了多事揣想。也欣羨那樣的不自由的自由,因為執守著土地和天光自然,哪裡也去不了、哪裡也不想去,於是不自由成了另一種自由。而這自由,竟連為自己負責任都不必。那樣的願有種說不出的美,潛藏著一種超然物我尊卑的存在,一種理直氣壯不傷人的獨善其身,完全不必理會世俗所加諸於人的種種牽絆、責任、擔當…卻又自在融洽於天地之間。是啊!人若如大樹其實也挺不錯的,也許蒼勁,也許孤寂,也許少了些熱鬧。

只是,心思百轉千迴兜轉後,我終究明白自己還是迷戀紅塵氣味多些,甚且願意為此承擔些許生命的喜怒悲歡,時而歡喜時而憂傷的,我仍日復一日,生活著。那樣的兜轉翻滾,或沉或揚或好或壞,讓我感覺生命紮實的存在著。當我開始這麼想著,內心竟生起一股力量和奇異的想法,我想,每個生命故事都值得我們閱讀。即使只是作家筆下虛擬的真實人生。未嘗不是一趟心靈洗禮的旅程。

也許,走完這段路,或者再多些,再多些…我便又可以繼續閱讀那本書了。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