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早先讀了蘇曉康的《寂寞的德拉瓦灣》後,因緣際會看到宇文正在《那些人住在我心中》裡頭寫到她和蘇曉康的一小段因緣,又旁及自己曾經面對可能疾病的一些事和心情,挑起我的繼續閱讀欲望。
直到把那本書讀完,意猶未盡回頭去借來她的《丁香一樣的顏色》,發現她的筆觸別有趣味。
她說,小時候對牡蠣的想像是一種非常巨大的海中生物,類似電影裡的深海大烏賊之類。後來知道所謂牡蠣就是常吃的「蚵仔」,感覺嚴重受騙,覺得蚵仔聽起來根本就像個跟班,又因青蚵嫂這首歌,讓她覺得蚵仔更像是癟三了。
當然,後來她看到生蠔,關於牡蠣的印象又大為改觀了。即使她仍然沒吃它,但是字裡行間就是很鮮活地跳躍著一股生活裡的率真,很有趣。
這樣的閱讀喜樂,也算是今日的小確幸吧。

文章標籤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