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就像談一場危險的戀情
是一種感官衝動
就像交往一個魅力十足的人
不肯退讓,苦苦等你
有時你會遲疑
有時你有勇氣去靠近
去敞開心扉
與你的人物同在
融合你倆的思緒,並寫下後來˙˙˙
他或許獨自在房中,滿紙空白
有想像的馬兒或小提琴與他奔馳
誰在乎那些馬或許是老馬
或是小提琴走調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