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琦君的一篇文章「母親的金手錶」,這金手錶是琦君的父親送給母親的。
因之,這金手錶的意義便超越了表象的物的價值而已,還象徵著家,象徵著某種我們這個時代可能難以理解或想像或說懂得的愛情。
終其到老到死,琦君的母親守護著那隻金手錶。人都死了,手錶仍然無恙地躺在絲絨盒裡。看著那時代的女性如此地顧守著私心裡的一份愛,竟教人感到心疼。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