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e世代文學報2013-10-28刊登Monica散文【冬日隨寫二則】
→http://paper.udn.com/papers.php?pname=PIC0001
˙˙˙˙˙˙˙˙˙˙˙˙˙˙˙˙˙˙˙˙˙˙˙˙˙˙˙˙˙˙˙˙˙˙˙˙˙˙˙˙˙˙˙˙˙˙˙˙˙˙˙˙˙˙˙
之一《理冬衣》

 理冬衣,也理記憶。

 穿過的衣服,寫滿山海的回憶和甜美的過去。或者,城市裡的偶遇。

 很多走過的路不會忘記,蜿蜒小徑或者繁花大道,鄉間小路或者都會街角,都烙印在心底。哪怕是山巔水湄,我們不會再經歷,當時的澎湃悸動,怎麼樣也不會忘記;哪怕是萬壑深山,只此一回相親,空谷幽蘭的美、高山流水唱詠,始終留存在生命錦盒裡。

 理著冬衣,收拾記憶。便也發現,有些過往再也回不去。時間轉個彎,便即風乾青春,也封了過去。

 舊日時光,終究成為印記。那麼,未來的印記,是否從現在開始呢。理完冬衣,我隨時間走進風裡,希望遇見更多的美麗。


 之二《花草間玩耍的女孩》
 
想道題想很久,始終沒理出個所以然,也沒想出個自己滿意的答案。於是,穿衣戴帽出門走路,散步去。

 正巧,路過大片青草地,好幾個人高的大樹老樹環繞的小天地,有個身穿紅艷上衣搭深色長褲的小女孩,獨自拎著小手提袋,手裡拿著隨地檢來的枯枝,逕自在花草間玩耍。

 看她旁若無人地自在,一會兒拿著樹枝往上往下逗弄樹啊花的,過會兒又隨意草堆裡坐,也不管野草裡會不會有蟲蟻咬,興起乾脆放下手提袋,追逐著暖陽下迎風搖曳的小花小草,可愛極了。

 遠遠地看著她,小小的一個紅孩兒,像光點遊移在青色的海浪中。披肩長髮,時而垂落眼前,覆住稚嫩容顏;時而,看她拿手撥弄髮絲,或許風兒吹擾了她的遊戲。

 小小天地原本不大,因她的小而顯得大;花草堆原只是單調花草,在冬日裡淡淡地開落少人聞問,此刻卻因她的闖入而活絡了起來,寧靜的風景也因此憑添幾筆熱鬧的紅彩,自然天光的幻化,竟因此抹上幾分鮮妍的脂粉。

˙˙˙˙˙˙˙˙˙˙˙˙˙˙˙˙˙˙˙˙˙˙˙˙˙˙˙˙˙˙˙˙˙˙˙˙˙˙˙˙˙˙˙˙˙˙˙˙˙˙˙˙˙˙˙˙˙˙˙˙˙˙˙˙˙˙˙˙˙˙˙˙˙˙

讀《賈伯斯傳》,意外讀到作者形容蘋果的精神時,引述華茲華斯形容法國大革命之初的詩句:「能活在那個黎明,已是幸福,若再加上年輕,簡直就是天堂。」--2013-10-27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