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刊登於2011˙02˙21中國時報˙人間副刊E4版,與你分享。

燠熱難當的夏日午後,最愛也最怕來上涼風習習。心神總不免因此有些恍惚了起來,不算嚴重的。最壞的狀況就是把裹粉要炸的排骨,放進蒸鍋當粉蒸排骨,或者,糖罐和鹽巴來個身份對調,換來一陣訕笑。無傷大雅的,多半時候如此而已。

偶爾例外,彷彿有了超能力,瞬間穿越時空的網,回到很久很久以前的夏日田間…幾個個頭不高甚至矮小瘦弱的小孩,拿著比自己身高還高的鋤頭一字排開,等著大姐喊「123」開始,比賽看誰最先把自己眼前那排雜草清除完。那是我和弟妹們童年的某個片段。

家裡務農,父母常年忙碌於田野。他們不是陶淵明,沒有詩人的好文采,卻是札札實實地過著「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的生活;他們不認識李紳,但李紳筆下的「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是他們現實人生的寫照;生為農家子弟的我們,往往半大不小就跟著在田野間穿梭,奔跑、追逐、嬉戲、抓蟲子、灌嘓嘓,或者扮起父母經年累月的角色,幫忙荷鋤除草、擔水灌溉、爬上樹摘採龍眼、芒果…雖不專業,卻總能博得父母欣然一笑,和犒賞的小點心。

於今,蟄居城市多年,下田的機會少了,農家子弟的印記逐日淡去,曾經的陽光熾烈,曾經的風雨澆淋,曾經的泥香土香,以及童年歡笑映襯著父母臉上的風霜,卻未曾或忘。驀然回首,那樣的日子,欣喜之餘,似乎又多了些什麼。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