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創作:【閱讀拾趣 】一文刊登在20111119()青年副刊

˙˙˙˙˙˙˙˙˙˙˙˙˙˙˙˙˙˙˙˙˙˙˙˙˙˙˙˙˙˙˙

秋高氣爽的清晨,伴著涼風習習我閱讀。隨意拿起角落裡橫躺著的,一本關於唐宋八大家的趣聞軼事小品。讀著讀著,忍不住會心一笑。書裡寫著,蘇東坡的文友韓宗儒,因為嗜愛吃羊肉,因而被老師姚麟用幾斤羊肉攏絡,幫忙想方設法得到蘇東坡的字,這事不巧被蘇東坡另一個好友黃庭堅知悉,因此招來一陣訕笑。無獨有偶,比蘇東坡早個幾百年前的王羲之,不僅坦率地「袒腹東床」,也曾經因為愛鵝愛到「抄經換鵝」寫下佳話。文人生活裡的真性情,在閱讀的片刻滑過心田,字裡行間藏著趣味,教人莞爾再三。

幸福的是,這樣的會心交流可以一再咀嚼玩味。記得更久以前,曾經在閱讀的過程中,發現紀曉嵐在某個秋日與乾隆皇帝下江南,應乾隆的要求即席作詩一首,且必須符於特定的規則:詩須七言絕句,並同時用上「十」個「一」。機智的紀曉嵐因此寫就有名的《秋江獨釣》:「一篙一?一漁舟,一丈長干一寸鉤。一拍一呼復一笑,一人獨佔一江秋。」傳頌於今。

另一本書裡,寫的則是蘇東坡在渡口吟的詩:「一帆一槳一漁舟,一個漁翁一釣鉤。一俯一仰一場笑,一江明月一江秋。」蘇、紀兩人前後相差也是幾百年,對秋日的江上風情,竟有如此異曲同工的奧妙。而我何其幸運,能在詩文裡同時遇見他們。

此外,蘇東坡曾為收服一個不愛唸書的小頑童而接受挑戰。起初,小頑童要他以立在水邊的「白鶴」為題作詩一首,東坡於是吟哦:「頭戴紅冠著白衣,立在江邊啄蝦魚」,不待東坡完成,小頑童隨即打斷他,要他改以覆蓋在盆中的「烏鴉」繼續,機敏與文采都過人的蘇東坡,當然不會因此受困。自然接續:「只因貪睡歸來晚,誤入羲之翰墨池。」讀來教人拍案叫絕。

而紀曉嵐陪同乾隆下江南巡遊時,亦有過類似的精采對招。當日,乾隆皇帝發現某荷花池邊有隻白鶴翩然飛臨,呼應江南秋色風光,整個景致實在太美了。於是要紀曉嵐即時即景作詩。紀曉嵐不敢有違,立馬吟道:「萬里長空一鶴飛,朱砂為頂雪為衣」語方落下,白鶴已展翅高飛遠去。乾隆皇藉此故意刁難,說:「那明明是黑鶴呀!」反應明快的紀曉嵐可不是省油的燈,當場接續:「只因覓食歸來晚,誤入西子蓄墨池。」這樣的字句珠璣,是活色生香的滋味,入口久久不散。

新近,還有一段更鮮明雋永且感覺那人猶在眼前的書寫,是在孩子的課外學習教材裡偶然翻到的。那段文說的是因寫桂花雨、寫童年、寫故鄉、寫親情而讓我們懷念敬愛的琦君女士曾經買蘇雪林的書要送給學生,為了讓學生擁有蘇先生本人的簽名,她特意寫信給蘇,並附上一小疊紙條,懇請蘇先生幫她簽名。後來,蘇教授果真把紙條簽好名回寄給琦君,只是那上頭簽的名全是「琦君」兩字。為此,蘇先生還不解地對人說,「琦君好奇怪,居然叫我幫她簽名。」讀罷,我禁不住要在心裡直呼「好可愛的兩個文人啊」。

諸如此類珠玉般的趣味,就像生活裡的調味,像日常裡的小花,像山澗裡的一彎清淺,隨處溢散流淌在閱讀的時光中。也因此,翻讀書頁有時候便像是一場尋寶之旅,讓人充滿期待。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