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倒樹重生活出驚奇】 一文刊登在20120602()青年副刊。

………………………………………………………………………………全文↓

 約莫是去年的夏天,我便在小公園裡看到那棵樹,它以幾近連根拔起的姿態倒臥在地,樹皮還明顯的看得出來是青綠色,很接近去了疏瘤狀刺的美人樹那種綠;樹葉則是細細長長帶點尖收尾,乍看有如深色柳葉,其實硬挺堅毅許多。 那時候,橫倒的樹梢還長著些許小枝小葉,但都矮矮短短的,看來似乎難成氣候。當時的我純因暑熱逼人而暫避一旁的大樹下,想要趁機分得一點點涼意。卻也因為乘涼的空檔無所事事,我不自覺地張望起那棵倒樹和它安身立命的迷你小公園。園裡除了滿目亮綠、碧綠、蔥綠、墨綠外,正好也是大花咸豐草和雪茄花、馬纓丹、蒲公英、鵝仔菜……各式野花綻放的時節,因此,紅的、白的、紫的、黃的、多彩的花朵,全都一股腦兒撲到眼前來,雖說都是些很平常的花草,依然吸引了許多紋白蝶不畏烈日翩翩起舞,穿梭其中。整個園子小歸小,倒也生機勃發。

我這個過客在樹蔭下休息一會兒,神遊片刻便也走人。日後,我偶爾還是會路過小公園,但停留欣賞的機緣並不多。時日既久,那棵平躺在草皮上的倒樹也漸漸被我淡忘,甚至視而不見。

直到春日又來,我們再度相逢。我為它的「健在」感到不可思議,原以為它當時的景況應該耐不住冬日嚴寒,又或者會因有礙觀瞻而被移除。沒想到,它活得比我想像的好上幾十倍,儘管外表稍顯蒼老,依舊只能攤平在地上,徒剩一點樹根還附著在土壤裡,但它的生命力暢旺得超過我的認知。就近看它更發現,去年那些小枝小葉已經竄得半人高,活像一群健康寶寶,就地生根開出活路,迎風招展。

為此,我駐足,並發自內心讚嘆那倒樹的生命力如此堅韌,腦海中頓時浮現罹患嚴重腦性麻痹症的黃美廉博士,歷經幾度翻山越嶺的考驗之後,如今的她已譽滿國際,不論是畫作或寫作都深獲肯定與喜愛。這些年,她更以自己的力量幫助許多人,也不斷到處演講,宣講生命的奇妙美好。事實上,翻開她個人的生命史,我們將感到不捨與無比的敬佩。她的成長歷程跌跌撞撞、備極艱難,六歲才能站,十四歲才會拿筷子,初讀國小必須靠媽媽握著她的手一筆一畫寫字認字,長達一整年。

可敬的是,縱然外在環境對她這般不友善,她內在的生命能量卻依然豐沛,她的心靈在父母、師長的呵護與用心教養下,始終都是那麼柔軟,蘊蓄著飽滿的愛,所以她對生命全然的熱情,對創作無盡的追求,對人生抱持無上的樂觀,她總說:「我只看我所有的,不看我所沒有的。」終於,她在苦難中開出燦爛的生命之花。

想來,這棵倒臥在地的樹,也正用它自己獨特的姿態,開展另一段精采的生命旅程。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