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  
看到心理師舒霖在《心理師的單行道》裡寫著:
「我喜歡,找到自己的節奏,快慢皆宜的,
活著。」(p.45)
或者
「無常等著我的同時,風正劃過臉龐,如果夠認真感受的話,還能留意風也穿繞於每一個指縫......至少當下的我,仍可看著青翠樹林,望向天藍雲白,甚至可以放任著心,緊抓著不想放手的『曾經』。」..........「但念無常,可讓心理師更積極捕捉著每一個心有所感的時刻。」(p.47)

如實感受到,卸下美麗或奢華或瑰麗的外衣之後,其實我們都只是一個「我」一個「人」而已。
於是,他說的:「如果知道彼此的生命跟身體都如此有限,甚至是脆弱無常得如此不堪,我們會不會更容易體諒對方的軟弱?」(p.33)
或許便值得,我們往內心深處裡記去。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