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散文】雨夜讀陸游 一文刊登在20130113()更生日報˙四方文學週刊。

………………………………………………………………………………全文↓

天晴讀陸游,情緒是飽漲的愛國情懷,在那亂事頻仍的年代裡,一個詩人詞家滿腹的主張急於宣說,可以想見那殿堂中慷慨激昂論述的身影,該是怎樣的英姿勃發,或者,那不被理解的心究竟藏有多少落寞和悲壯。於是,我們真要感動,年高八十好幾行將就木的他,仍然心心念念「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毋忘告乃翁」的情操。

然我更喜歡,雨夜讀陸游《釵頭鳳》,伴著窗外雨聲時而淅瀝、叮咚,時而啪啦作響交相唱和,孤燈下的神遊,似乎分外貼近詩人柔軟的性靈,彷彿可以感受詩文裡的情感豐沛與哀怨,以及他和表妹唐琬的愛情裡的那些急風呼喝驚雷轟然。也彷彿就在那翻起又散落的字句當中,看見文采斐然的陸游和芳華正好的唐琬,相戀相知相惜鶼鰈情深的身影,看見兩人對飲話詩,兩人恩愛繾綣相依相守,一切看似如此美好。哪知,忽然平地一聲雷,滿腦子封建思想的陸游母親,頑強固執地打散這對愛侶,新婚還燕爾,故事結局已然寫好悲劇收場。

這段愛情注定不能白頭,只能成為詩篇傳誦不歇,昔日的摯愛終成「春日宮牆柳」,可望不可即;往日的歡情,換得日後「一懷愁緒」說不出口;而幾年來的離索各自去,更徒然教陸游感嘆「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託。」文字恁是翻騰鮮活,教我們陪著陸游活過一回又一回。

即使年過八百年,我仍難臆想,當年陸游在禹跡寺沉園偶然巧遇已改嫁他婦的唐琬時,內心到底有多麼煎熬,而那份藏著痛的愛竟爾持續一甲子又是如何辦到。以至於,我們看到一個年過古稀的老翁,再遊舊地時仍難掩情傷已逝去幾十年的舊戀人,而寫下「夢斷香消四十年,沉園柳老不吹綿。此身行作稽山土,猶弔遺蹤一泫然!」的詩句;以至於,年屆八五高齡的他,還為伊人相思念念不忘。

是否,這便是紅塵人間無可奈何的「自古多情空餘恨」,教人嗟歎,也教人掩卷嘆息。除此,其實還有幾分憐惜與敬意,關於他為愛情永恆作的實踐。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