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散文】回甘的山苦瓜 一文刊登在20130107()青年副刊。

………………………………………………………………………………全文↓

生在農家,我沒有因此就成為一個四季嫻熟五穀清楚的人。更多時候,我憑藉菜市場買菜的經驗去看見蔬果的活色生香,感受季節的遞嬗趣味。也因此,如果沒有親手栽植陽台上的那株山苦瓜,我不會知道,苦瓜的辛味苦澀,竟是打從骨子裡透出來。只要拿手去順那藤蔓,或者晨間澆水理葉便會發現,這苦瓜整個植株都散溢著那股熟悉的味道。甚且,追溯更早,種子初萌芽未久,那氣味其實已然生著。

因這株山苦瓜,我理解自己日常忽略的粗淺常識;看著它的成長,我的心情回甘滋味多過嗆鼻,緣起於這株山苦瓜的栽種背後是一段美好的旅程印記。

時間定格在暑假中段,小妹帶爸爸、媽媽和小姪女北上遊玩,因行程太匆忙,同樣定居北部的大妹還要趁機安排帶爸媽去看他們心儀已久的臺北一○一大樓。因此,這段旅行我們只好兵分兩路,而且說好隨機隨興便是。

小妹和小姪女打定主意和我窩居在家,說說話、聊聊家常,左近街衢閒逛三兩番。沒想到,原本因工作走不開的先生忽然一個轉彎,說他可以帶我們出門踏青旅遊,於是我們循著路標漫遊新竹十七公里海岸線。

當日,天氣不甚清朗,起初沿途盡是老天給的灰濛濛臉色,彷彿一個不小心,祂便要哭了。城市的面容無由少了點生氣,坐在車裡的我們也只能當是來場兜風。正感百無聊賴之際,海岸線的特殊景致出現眼前,起早挖蛤的遊客和人家,有的蹲在堤防邊的水龍頭底下沖洗鮮採成果,有的化身成海岸風景的圖騰這裡那裡散落著,還有些年輕的美眉時尚地妝點其間,人與海岸天光、潮汐幻化交織成畫,雖無繽紛炫麗的設色塗抹,宛如水墨般的情致也很動人。

我們由此敞開心懷,遊樂在當下,哪管它天氣好壞。我們走走停停,隨意看海,捕捉美好地景,而後我們走進賞鳥區,雖沒遇上眾多鳥類群聚,偶有星星點點三兩隻白鷺徜徉水沙洲,慵懶閒踱在天寬地闊海聲悠活中,天色漸次明亮,終究可喜。

晌午時分,我們驅車來到龍鳳港,只見滿地的魚貨裝盛一個個或紅或綠或橘不等的方格,等待遊人青睞光顧,那鋪排像是一畦畦彩色阡陌,魚販坐鎮其中,熱絡招呼。短暫路過如我等,拍拍照、看看風車,極目眺望遙迢之外,似乎也只能望魚興嘆!

遇上山苦瓜,卻讓我不自覺逗留。素炒鹹蛋煨悶後的滋味,在唇齒間蕩漾,那是我愛吃的一道菜。貨車上的小哥阿莎力,大小兩條五十元,再奉送營養不良的幾條小瓜,銀貨兩訖,各自歡喜。

數日過後,山苦瓜成了餐桌菜餚,刨下的瓜籽則被順手扔在角落盆缽裡。不想一段時日過去,竟有幾顆種籽認真發起芽來,因好奇心驅使,我把那幾株幼苗移到陽台,歷經十天半個月,有一株堅挺地活下來了。它利用捲鬚和善於攀爬糾纏的特性,附生在周圍的小樹,日復一日,它竟長得快要一人高,而且在霜降前夕開出第一朵小黃花,讓我喜出望外。陸陸續續地,它繼續開著花,多數是雄花,只像曇花一現;少數幾朵雌花則醞釀著豐美的果實。如今,最飽足最有可能收成的那條瓜,已經有著米酒瓶蓋的腰身,超過食指長度的身長。每每看著它,就感覺那趟夏日的旅遊未曾遠颺。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