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戲裡戲外】 一文刊登在20130127()更生日報˙四方文學週刊。

………………………………………………………………………………全文↓

很久沒認真看歌仔戲了。直到端午節慶,明華園劇團班師到新竹,在重劃區偌大空曠的天幕下恢宏磅礡架起舞台,開演扣人心弦的「超炫白蛇傳」大戲,我始重溫舊夢,和黑壓壓的六、七萬人一起側身舞台下,癡守舞台上的白娘娘和許仙含羞帶怯的愛戀,也親身經歷白素貞和法海和尚鬥法,水淹金山寺的滂沱雨澇澆灌。

這一齣戲讓我和久違的時空再度相遇,那是迢遙童年時光裡彩色的一頁。猶記得,那時候的鄉村生活裡沒有太多華麗的休閒娛樂,偶有酬神拜拜、廟會活動總會興起幾天的熱鬧,從家家戶戶事前準備到鬧熱當天,大人有忙不完的事要做,小孩則多半在跑腿之餘存有幾分喜樂,期待廟會拜拜後的豐盛食物大快朵頤當然無可免,廟埕廣場或左近哪個地方會搭起野台戲,哄哄鬧鬧演上半天也是必然,這在向來寧靜的農村是件大事,即使農忙,父母也總要共襄盛舉的,於是,小孩有了更美好的想望,除了和家人一起抓張矮凳、板凳坐在台下看戲,更多孩子則趁機聚集玩耍在一塊。至於舞台上演些什麼,大抵是從大人口中得知的忠孝結義故事,布袋戲如此,歌仔戲也多半如此。

印象中,布袋戲、歌仔戲演出曾有幾年非常風光。有一年,我還待在村子裡的時候,活動會場週遭曾有九場野台戲同時開演,頓時整座村莊鑼鼓喧天,音聲鼎沸,氤氳裊裊,彷彿不論自己走到哪兒都走在戲裡一般。每一齣野台戲都想在那當下出人頭地拔得頭籌,於是使盡渾身解數出招,想當然爾,仙拚仙的結果,是喧囂吵嘈得無以復加,讓人無處逃遁,而且,從頭到尾我沒真正看懂哪齣戲。

然而,那樣的感覺於今想來竟覺趣味多過吵鬧,雖則當時的歌仔戲對白、台詞、服裝都不那麼講究,華麗有之,粗糙亦難免;喜樂效果有之,無厘頭也不少。

時至今日,看著舞台上扮演白蛇唱唸俱佳身段動人的靈魂人物孫翠鳳,直教人讚嘆。莫說明華園的用心已然贏得聲名如日中天,最重要的是他們真的把民間野台戲變得文化優雅了,也把那原本只屬於舞台上的情緒氛圍,徹底渲染到看戲的人心裡。幾萬人就這樣無視於夏日燥熱,屏氣凝神地盯著舞台上每個角色精采的唱唸作打,還有背景的文武場…也許,這當中真正懂得四字連、七字調的人不盡然多,但戲文裡的人生悲歡起落喜怒哀樂,在這一刻卻是所有人都感同身受其中,我們一起為白素真和許仙的情真未圓嗔怨,為法海的不容揪心,為白蛇青蛇姊妹情深而幽微…。

如是這般,我們在戲文裡走過一回,戲散了,擦乾滂沱雨水之後,日子又重新開啟。不同以往看戲的心情是,我眷戀那歌仔戲的美好,開始閱讀「祖師爺的女兒│孫翠鳳的故事」這本書,這才明白,一個家喻戶曉的大明星,幾經顛簸的人生際遇事也是恁般動人。這個明華園當家台柱,曾經是大家口中「連台語都說不輪轉」的外省小孩,是一個被刻意帶離戲班生活圈,成長在都會台北,會唸書也愛玩愛跳舞的青春少女,是個會穿「迷你裙、露背裝、腳踩阿哥哥方頭鞋」的時髦上班族…一旦找到天命,便也奮不顧身地栽進去,以少婦之姿開始學習歌仔戲的歷程是一段段辛酸,壓腿、拉筋、下腰、練槍…無一可輕省;揣想她挺著大肚子回劇團,和團員一起上台賣力演出,一起蹲在地板上吃飯,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殊為可貴的,她從沒放棄,而且在冠冕無數之後,仍不忘初衷的躬身實踐在為歌仔戲的薪傳盡心盡力。

這樣的她,讓我看見歌仔戲舞台光環之外,更貼近真實人生的,無比堅韌的生命光采。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