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過後的周末清晨,馬路上稀稀落落的人、車,既沒有週間趕場似的繁忙,也沒有爭先恐後的緊張,偌大的四線道,看來比實際的尺寸還要康莊大道些;潮濕的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都市人慣常在假日慵懶睡個飽足的氛圍。

巷弄裡,時間彷彿靜止在每戶人家的門外,一片闃寂,杳無人語。只有偶爾飄出窗外的細微菜香,和那落單的野貓,躡手躡腳穿梭尋覓,身影輕盈得很虛幻,一溜煙工夫,眼前的牠老早不見。微風,卻在此時吹動矮房子屋角被雨澆淋得有些落魄的芒花,不太帶勁的搖曳,和遠處的山巒起伏一樣,在迷濛中看不出高低。順著粉紫的酢醬草花、金黃的蒲公英,踅進逼仄的巷弄紅磚牆邊,漫無目的的走路。偶爾,會有一雙陌生的眼光從屋內探出頭來,但也只是純粹巧遇的因緣,打個照面也就過了。

在這樣的清晨散步,別有一番滋味。彷彿更貼近生命的本來,看花是花,看草是草,看林就是林,看天地萬物都只是它自己。平日看來華麗或冷豔的杜鵑、山茶花,喜歡招蜂引蝶的香花,和那貪吮清晨露水的含笑、野草、小樹苗,以及勤勞人家庭前種養的青蔬、花果,此刻都還恬然入夢。

或宏偉,或簡樸,或新或舊的建築,櫛比林立,參差錯落,全都還原成純粹的幾何之美。長的窗、方的窗、圓的窗,或者拱門、迴廊、騎樓巷道,不約而同的,散發一種單純寧靜的美。

走路的我,也只是走路,順著心的流轉,順著路的蜿蜒,聆賞過往風景,聽風走雲,幻化成詩,天地豐盈,盡收方寸。悠悠緩緩,慢走,既不著急趕往何方,也不一定非要在哪兒停留靠岸。

此刻,心靜,高山流水、籬下蟲蝶,都靜。歲月,也安然靜好。

~本文刊登於100˙04˙13(三)中華日報副刊,與你分享。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