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9929  
蘇迪勒颱風過境,城市裡許多經常走動的角落,顯然還是遭殃了。儘管新竹向來多風,那些大樹小樹其實飽經歷練,依然應聲傾倒或者折肢斷臂,頗為難堪。
日昨,經過建功國中、黃昏市場的大路口,發現固守其地的一株老榕樹竟被鋸成只剩底部基座的骨幹,教人怵目驚心。是因為什麼原因?近日的我還真是沒去注意。難道是88節那天的蘇迪勒颱風肆虐嗎?如果是,那可真是驚悚的一頁。那可不是一般的大樹而已。
昨日晌午,到靜心湖附近辦事,也就趁機看看風災過後的景況。果不其然,周遭真是有些慘狀。

IMG_0086  
奇妙的是,該開的花依然盛開,黃金似的金英樹花,迎風招展;石頭邊的韭蘭,也在日光炎炎下展歡顏;那已然老去的荷塘,仍舊稀疏開著幾朵紅荷,彷彿風雨與他們無關。當然不是這樣的,只是這花草的生命力就這麼自然展現了。

IMG_0130

IMG_0169  

IMG_0054

IMG_0074

IMG_9951  
走過湖畔,走過苦楝樹下,走過烏桕成排的步道。遇見一些媽媽帶著孩子相聚,說笑快樂,孩子顢頇奔跑,幸福烈烈,灼然。樹上的鳥,湖岸上的風光,寧靜安然。

IMG_0103

IMG_0112  
也遇到幼稚園老師帶著小朋友在湖邊走路。不同的班級或群體,我其實陸續遇過好多次,在這個夏季。始終讓我不解的是,多半的老師都記得要戴上帽子,或撐上一把小傘。可是多數的孩子卻是頂著溽暑驕陽在走。這一點始終讓我感到納悶,如果是既定的課程或校外教學甚至小踏青,何不讓孩子們也給自己來頂帽子什麼的。
我想,也有可能是我多想了。或許孩子們並無懼這烈日強光,可是看著還是有些心疼就是。
颱風過去,日子照舊要往前走去。所以捧起蕭菊貞的《導演的人生筆記--光影背後的感動與追尋》,迥異於魏德聖早期的《小導演失業日記》,更像是導演過去多年拍片的經歷之後所見所思所悟的紀錄。

SAM_7496  
裡頭有很多小故事,有喜有悲,很有意思,很真誠,也很具臨場感。關於生命,關於人生,關於心靈,關於美學˙˙˙˙˙˙。特別她提到的一部舊片《春去春又來》,很推薦給朋友看。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