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謝旺霖《轉山》,在他到達幫達草原欲往怒江峽谷前進時有段話,讓人很有感觸:
「沙礫沿著枯草的前緣上翻滾,順著風勢襲來,刺熱地撲打在你消瘦的臉頰。你摸摸自己顴骨上粗糙脫落的舊皮,感到一種透骨的冷,便不禁懷念起汗水淋漓下的烈陽時光。雖然這兩坨腮紅的增色,讓你覺得自己的外表儼然更像一位地道的藏人,但這又能代表什麼呢?你有種清冷下的孤獨,因為當盡數的牧民都往溫暖的地方徙移,你才正要逆勢前往寒峭的巨嶺之上,暫時都不會再遇上你所渴念的熱烈招呼,更遑論得到一杯溫熱的酥油茶。(p.180)」
我們真實的人生裡不也如此,我們確實都有各自的路要走。
所以,沿途能夠相遇是緣分,能走多遠都是一種幸福;如果我們終將分手道別,邁向各自的歸途,那似乎也是必然的。
在這當中,相互珍惜,叮嚀保重,或許就是我們生命中美好的彩頁吧。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