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初來時,我最想讀的一本書是高行健的《靈山》。
結果:我只翻開第一頁,眼光隨即轉向;反倒是先生認真把它讀完,又讀完《遠山的回音》。
夜靜的此刻,忽然發現,剛過的這個夏天,我好像活得好匆忙。在這匆忙之間,把心搞得太騷動了。
如今,秋天跨進門了,時序又準備換張新面孔。我也該安靜些才是。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