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專職的作曲家,幾乎是時時刻刻都在作曲,所以不是每首曲子背後一定有故事。有沒有背景故事不重要,重要的是用心全心全意去聆聽。

●命運和田園交響曲同一個夜晚首演發表,顯示貝多芬可能同一時間做不止一首曲子。

●音樂就該是聲音感動人,他不需要也沒有義務為文字繪畫或任何其他做演出或表現。

●貝多芬真是個節儉的作曲家。看他的命運交響曲,用少少的音符完成大大的作品。...

最後這幾句話讓我想起日前去看的《透視˙維梅爾》畫展。似乎,維梅爾也有異曲同工之妙,他也是個節儉的畫家,用的是少少的顏色,展現的卻是精湛大器的藝術。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