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e世代文學報2013-10-14刊出Monica散文二篇。

http://paper.udn.com/papers.php?pname=PIC0001

◎雨停,我就走……

清晨,起濃霧,視野所及,彷如迷霧森林。林立其間的建築、參天老樹,或者低矮房舍、小花野草,都明顯迷離幾許,較之高溫熾熱的昨日,眼前這光景,讓人想穿霧而入深潛其中。

因此,送孩子上學時揣想著,回程或許散散步,可能走進校園看看杜鵑,或者繞進梅園,看看初春的梅林沐浴在霧靄深處會是什麼樣的情境,猜想那感覺應該很特別。

沒想到,才送孩子到校,買份報紙、燒餅蔥蛋。雨滴瞬間啪啦啪啦地下,怎麼會這樣呢?好生納悶,也有那麼點懊惱。

總覺得,這場雨來得掃興,把前幾分鐘的好心情好興致,全打散了。

手邊沒有雨具,怎麼是好?這雨說大不大,說它小倒也足以把人溫吞淋個濕透的。放眼望去,時間還早,根本沒有店家開門作傘的生意買賣。尋個角落避雨,尋思自己此刻該往哪裡去?站在遮雨的棚架下,有長條木椅可以安頓雙腳,心思因而從容舒緩了些。

看著眼前飛奔而過的摩托車騎士,不論是否穿上雨衣,都是朝著目標勇往直前,那在雨中無畏的奔波熱血,教人有所觸動。

如果,他們都能夠如此安於這場突如其來的雨,那麼,不趕時間、不急著打卡的我,何以不能釋懷?雨來,說不得準,雨停,總也有個時候吧。我想。

那麼,我就等雨停,再走。回家,或者散步都好。

終於,此刻,我在咖啡香中,書寫。窗外,鳥鳴啾啾。

˙˙˙˙˙˙˙˙˙˙˙˙˙˙˙˙˙˙˙˙˙˙˙˙˙˙˙˙˙˙˙

◎是否你有過,這樣的午後

帶了蛋糕點心去看湖,順道餵餵湖裡的白鵝、綠頭鴨。

湖,因風起舞,美極了,如錦緞翻飛;湖岸的柳樹,有些招架不住,搖擺無歇止,看了讓人心疼。多情的老榕,褪下片片黃葉伴著水流,蕩呀蕩的,卻也蕩不遠,老在附近聚攏,離散,又聚攏,往往返返。

陽光灑在湖面上,星星點點跳躍著,正所謂波光瀲灩,萬般迷人。游目四望,整座湖,像星子相約嬉戲好不熱鬧,可也好靜,靜得讓人可以清楚聽見風的情緒。

風中,鳥兒喧鬧唱和,喜樂得很。穿過風越過光影,拋灑最後的幾片麵包屑,大白鵝、綠頭鴨搶成一團。依然如故,大白鵝仍是盛氣凌人,容不得小鴨們造次搶地盤,稍稍逾越了牠默許的界限,毫不留情地低頭一啄一追一趕,逼得小鴨們落荒而逃,嘎嘎嘎,胡亂叫。

涼風習習,繞湖走走,幾分愜意,幾許偷閒。想著這午後的幸福,也想,點點細微的心事。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