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散文】煮飯花 一文刊登在20121017()青年副刊。

………………………………………………………………………………全文↓

從前鄉下人家的庭院或屋角牆邊,經常會出現一種花,開的花像個小喇叭,不超過十元銅板大小,紅艷的顏色很亮眼,也有純白的花朵:近來在居住的城市溜達,偶爾也會遇見淡黃的,甚且還有斑紋花色的它。這種花大概算是植物界的常民,連名字都充滿生活氣味—煮飯花。

小時候,老家屋外便有幾株這樣的花,泰半不是刻意栽植,倒也都長得很好,總是蓬勃茂密的簇擁成堆,花開結果自又掉落,旋又增生更多生力軍遞補上來。即使不是開花時節,生氣盎然的青翠葉浪,總是精神奕奕很有活力;花期一到,傍晚時分,農家屋內炊飯,它在屋外大鳴大放,像是黃昏國度裡的一團火球盛宴,也像是一群不發聲的樂隊行伍。

在懵懵懂懂童稚的鄉居歲月,我並不特別懂得院子裡的哪種花,或者偏執哪株花,包括這種生活裡常見的煮飯花。對它的理解,也只停留在一般人熟知的,它會在煮飯時間開花的印象。及長,在都市裡遇見的花卉繁華無比,琳琅滿目,教人目不暇給;偶然和它在街頭巧遇,反倒覺得多了幾分親切。

偶有興致,多看它幾眼。心中想著這小花真是奇妙,就那樣一點點的紅、一點點的白,就讓尋常的街道展現不一樣的風景。煮飯花是我們習以為常的叫喚,聽來頗有幾分小家碧玉的氣質;事實上它的正式名稱是「紫茉莉」,別名也叫晚妝花、胭脂花、夜飯花、草茉莉、潮來紅、午時花、宮粉花、夜嬌嬌、白粉花……洋洋灑灑一大串的名稱躍入眼簾,聽說還有人喊它「洗澡花」、「地雷花」。

然而,我還是喜歡叫它「煮飯花」,感覺有如家人一般的親切。偶然間,我在維基百科上看到這樣一段說明:「紫茉莉開花時間是下午四時至次日上午十時,因此在英語中被稱為『四時花』」,更讓我理直氣壯認為「煮飯花」的名號最貼近它的本性。

日前,路過一個小社區,在水泥圍牆邊,我們不經意的相遇。低矮的植株被穩妥地安置在白色長條花槽裡,左近還錯落些許鄰居相伴,或圓或方或高或低的各式盆器裡,養著各式各樣的花草,我約莫只熟悉其中的睡蓮、鳥尾花、麒麟花、四季海棠、藍雪花、日日春、蔓性玫瑰。置身其間,煮飯花秀氣玲瓏地開著一、兩朵胭脂嫣紅般的花兒,枝頭還挺立幾個飽脹的花苞蓄勢待發。我一眼便看見它,忽然有種「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驚詫與欣喜。

彷彿在那頃刻間,曾經夥同三五好友姊妹淘彎身於花叢尋尋覓覓,摘取黝黑果實種子的那個小女孩又與我回望。而屬於過往時光的種種美好印記,也點滴流過心底,如奶、如蜜,如瓊漿玉液,香香甜甜的滑進生命的軌跡。

那是我生命的底蘊。在素樸平凡的舊時光裡,這樣的瑰麗分外華美難忘,它有如詩歌,有如珠玉。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