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功課,常談到一些古代詩人,如李白、王維等,這才發現他們不愧為千古留名的偉大詩人,竟能在短短幾句詩中,描繪出他們對禪的認知以及面對生活的禪意。尤其,在今天發生的趣事,更讓我對他們佩服得五體投地。

今日在公車站牌候車時,恰巧遇見了隔壁班的同學,我們便聊起近況,不知不覺聊到眼前等公車的事兒上。眼見校車一班班地來,又一輛輛地走,我們卻得隨著它們的來往調整立處,以便取得最佳位置。在我們不斷移動的過程中,我忽然停下。同學疑惑地問:「你怎麼不動了,不是要等車嗎?」對此,我一笑回答:「那你何必動,校車一再經過,一班離開一班又來,說不定你剛調好位置,馬上又要再調,不如靜觀其變吧!」我一說完,自己也頗為訝異:我靜然說出如此具禪機的話。難道平時讀過多王維的詩而受到他感化嗎?那詩佛教化人心的力量也太驚人了吧!

果不其然,接著又是兩班校車過去,他這次索性也站著不動。我又對他說:「反正該來的遲早要來,慢慢等,車早晚會到。」他接著回答:「但遲到常會產生一些狀況啊!」又是一段富禪機的對話。

此時,映入眼簾的是我們要搭的公車緩緩而來,我開口問道:「終於……要待在這等嗎?」他無意中回答了一句:「該向前走了。」乍聽之下,似乎只是對等車的狀況做了回應,但後來仔細琢磨,忽覺這句話意帶雙關,並非單純的狀況分析,而隱含了更深的哲理,彷彿暗示我不要對現況多作徘徊,應該要持續前進。

正如李白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云:「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既然如此,何不拋去一切煩憂繼續向前,反倒拘泥於這些棄我去又亂我心的凡塵俗事呢?這正是你我應該靜下心來思考並努力實踐的目標!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