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這個城市到處是詩人】一文刊登在20120304()更生日報˙四方文學週刊。

………………………………………………………………………………全文↓

回家途中,看見候車亭上貼了張稿紙,上頭還寫著字,禁不住好奇心的驅使,湊近去細看。這才發現,是幾首詩的回文續寫。詩文作者是誰,不知道;是誰先起的頭,也不知道。整張紙上看不到任何線索。

詩文裡歌詠的倒是我熟悉的城市景點「青草湖」、「麗池」和眼下的「季節」。雖則我不諳詩文專業,但覺得有人如此雅興竟在公車候車亭裡以詩會友,不禁莞爾,玩味再三。

忽地,一陣強風吹來,飛沙走葉弄得大地嘩啦嘩啦響,路口老榕樹上的黃葉也爭相唱和,結伴飄飛趕來,像是急著要赴會一場別開生面的黃雨派對,天上的地下的迫不急待交相纏繞旋轉。霎時我恍然明白,原來老樹也用黃葉在寫詩。

踩過黃葉詩田,阡陌之間盡是「嚓!嚓!嚓!」響脆的聲音,像讀一首好詩那樣動聽。低頭看落葉成篇成章,煞是奇妙。彷彿在這晚秋時節,不論高矮胖瘦或圓或尖或橢圓或菱形或奇形怪狀的樹葉,全都成了這一季的主角。

莫說秋楓紅似火,一舉手一投足,瞬間就能勾起一波波的騷動。光那烏臼滿樹的殷紅,就教過路人驚心不已;再說構樹的葉子吧,摸起來很粗糙,樣子卻長得很好看,特別是有深裂的葉形,老讓人想起莊嚴的遠方神祇;大葉欖仁的樹葉,其實透光才美,深深淺淺的綠中暈染著亮黃,仰首相遇的剎那,絕對是個驚嘆號!

台灣欒樹的黃葉,說來輕巧,那淡薄淺黃是有點惹人憐惜。曾經有個小女孩跟我說,台灣欒樹的黃葉是悲傷的顏色,因為它掉下來就再也回不去了。為此,我對台灣欒樹的青黃交接,溢生更深的憐憫,偶爾俯拾一片捧在手心,像是隨時都可能飛走了似的不安,想要握緊了又怕把它捏醜,可惜了。十足的兩難。

儘管如此,我仍喜歡漫遊秋日裡的大街小巷,尋找台灣欒樹的芳蹤,邂逅楓香搖曳翻騰,叩訪林蔭深處的雨葉翩翩,也感受那街衢角落更多的,或黃或紅,或褐或墨的飛天舞姿,在生命的最終仍然堅持在天地間寫詩。

那片刻美麗,是尋常生活裡的文彩斑斕。也是我學習用不同態度看待生命的啟蒙。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