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走春】一文刊登在20120325()更生日報˙四方文學週刊。

………………………………………………………………………………全文↓

年節返鄉,行色匆忙。前腳跨過這座城市,背影又在他鄉漫遊。轉眼間,人也從婆家除夕守歲吃團圓飯說說談談,忽爾在娘家廚房灶間、客廳、廊簷外來回穿梭,和父親、小妹上廟裡燒香。熱鬧忙亂一場,喜樂有之,疲累有之…直到回返自家放下行李那一刻,所有的聲音情緒喧騰趕路總算歸於寧靜。

於是,我在書桌前的行事曆小紙上咀嚼過往的幾日行程。記寫著,才去過的高雄市鬧區,時髦的街衢裡什麼都有,有我看上眼的圍巾、毛帽、小玩意,有孩子愛極的潮牌衣褲和鞋襪,有先生忍不住好奇的一些別出心裁的設計,還有男女老少都愛逛的百貨櫥窗,琳瑯滿目色彩鮮豔,年年溫暖,件件亮眼,總是一條街烘鬧過一條街,連尋常的物事拖鞋都在左近的騎樓下花樣百出。

儘管冬日已深,出門找熱鬧的年輕人,依然各個帥勁十足,妙齡女郎不必妖嬈,青春就是最美的裝扮。跌宕其間,有幾分迷離,和無可言說的華麗派對氣息。我像個里巷村姑滿是訝異,更像是個誤闖的局外人,睜著一雙眼,看五光十色的繁華都會,隨處散溢著我日常生活裡漸次遠行的塵息。

續寫著,我們在大年初一去了甲仙、美濃行春。此行,小小車流壅塞,以致多數的時間,我們只能隨意看看,佔得一個小桌面吃碗芋頭冰、芋頭粿,或待在車子裡敘說家常。偶爾,翻轉心神眺望窗外蜿蜒的山路,坐看淡出遠方的綠樹碧草或者不遠處疊翠起伏,和林立的三、五群峯,有那麼片刻光景,這美濃一方的景致讓我想起桂林山水,雖然沒有那千峯萬壑迤邐綿延的氣魄,倒也有幾分瑰麗可人,教人想要親近。兜轉一圈,熱鬧彷彿沒沾上邊,卻也紮實浸染了一身的年假味。

翻過這一頁,脆弱的情感止不住嘆息。我沒真正落淚,也告訴自己不要流淚。家族長輩年過八旬又三,選擇在除夕夜所有在外打拚生活的孩子都會回老家團聚的時刻,嚥下最後一口氣。那必然是他的體貼,也是他解脫病痛纏擾的大休息。捱捱蹭蹭進進出出醫院無數次,這些年來的苦夠他受的了。晚輩看著不捨,想來他也不舒坦,穿衣吃飯無法作主,起居應對無法隨心,如今苦盡,祈願日後能於西方極樂世界享享清福。

送別,終是難。小妹忍不住翻起舊照片,時值十六、七歲花樣年華的我,剪得一頭短髮站在青壯瀟灑的他身旁。當時所為何來,不復記憶。睹物,只剩思念,和無常的憂傷。歲入中年,逢上生命的課題,似乎人情之常,只是五味雜陳。眼見家族日益枝繁葉茂往外開展,有喜在心;不得不叩別年邁至親我的伯父,隱隱有悲。偏偏,說不上什麼言語安慰自己或親朋。特別是,堂哥折著紙蓮花,說起去年此時他才和伯父一起忙著祭祖,沒想到,今年就換他為老人家張羅庫紙用度…場面徒然清冷。

悲喜交織啊,這個年。感受,思緒,紛飛。因著尋常日子裡的瑣碎,也因這人間難以迴避的種種。 因之,真正的走春,其實在此之後。我循著往常的作息,輕裝步出家門,從住家附近的小巷、公園走起,繞過巷弄民宅,越過一座橋,筆直走向我恆常去散步的校園。路的兩旁,盡是大花咸豐草搖曳生姿,迎風款擺;楓香褪盡綠葉,艷紫荊風華漸斂,骨子裡依然姿態昂揚;木棉,開始梳理不必要的裝扮,湖岸邊那棵年前火紅的烏臼樹已然卸妝,反倒是,酡紅紫艷和淨白的茶花,零星的杜鵑、山櫻開始醞釀一季的燦爛,草地上的酢醬草也冒出朵朵的紫花,輝映著綠草間細細小小開著的黃花、白花、紅花…最惹人眼的,就屬那開了滿樹一團團大紅火的粉撲花,遠看近探都熱情。行在花草間,我像遊人,也像訪友的故人。偶一抬眼,松林,挺立如故;除去落羽松。翠柏,未受風寒。莫怪古人要說:「松柏後凋於歲寒。」想來生命的流轉自有其道理和規律。…

於花草樹木,於人生,於我們的日常。節奏,始終都在。我們依循順應,便是。如若可能,且哼一首歌為伴。

如是走著,走著,春天便也不遠了。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