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金露花開時】一文刊登在20130303()青年副刊。

………………………………………………………………………………全文↓

金露花身影輕盈得宛若蕾絲一般,粉粉紫紫的或淡或濃,像個害羞的小女孩,靜靜地在角落開著。偶有微風吹來,活潑的性情瞬即展露,隨風搖曳生姿,快樂的模樣極其動人。

更多時候,它們是成群結隊地聚攏成一串串,以垂掛的姿態吸引目光,教人停下腳步。它們的生命力堅韌,幾可說隨處可安身立命,道路綠籬可能遇見它的芳蹤,校園庭院也常栽種它,公園裡、尋常的花間小徑或者鄰家花園,也常會看到它纖弱可親的笑靨。金露花還有個好聽的別名叫「臺灣連翹」,是一種常綠灌木或小喬木,高矮胖瘦非常多樣自如,印象所及,它可以只是不及膝蓋高的小盆栽,也可以花繁葉茂長到一樓半,是四季皆宜的景觀植栽。

初遇金露花是在山上的美軍眷區,當我還是新鮮人的時候,某個初來乍到的夜晚,我和同時北上的國中至交及新認識的室友,一起穿過細雨,越過蜿蜒的綠茵草坪,走過那開著紫色小花的圍籬。那是我們初踏上繁華的臺北,剛開始嘗試認識每條街道的時候,微微濕濡的夜晚,朦朧的街燈,還有含珠欲滴的紫花一路相伴,給人異樣的浪漫情懷。

三個年輕且不諳世事的女孩,才脫離聯考的日子,就因緣際會一同租賃在校外的一棟二樓洋房。那天晚上,我們相偕走路到學校附近較熱鬧的街上,採買日常生活用品。

原本只是瑣碎的小事,因著青春飛揚的心,及對新生活的期待與滿滿的喜悅,夾雜些許的忐忑不安,讓我們五味雜陳走過那段路程,興奮著即將到來的一場冒險旅程,也同時惶惑著未知的前途。

我們沿路說說笑笑,我和國中同窗本就是姊妹淘,自然毫不拘泥;沒想到新認識的室友也是熱情又開朗活潑,笑聲爽利,說起話來像連珠炮似的,完全沒有初識的忸怩不安。一段路就這麼走過來繞過去,雖然交談話語已不復記憶,但那一夜的青春光影始終深烙在腦海裡。三個不識愁滋味、性格全然不同的女孩,就這樣偶然相遇交會,直到數十年後成為真正的「老」朋友,也是當初未曾細想的美好因緣。

時至今日,美軍眷區那段路已是遙不可及的記憶,但那黑夜中巧遇,開著紫色小花、結著橘色果實的「金露花」,卻在多年後溫潤豐盈我的生活,總在不經意間,我們照見彼此。也許是在常光顧的咖啡廳門口,或隨興走過的巷弄街衢牆院,甚至大小公園、校園、馬路邊,或者是鄰家門口的小盆栽、空地上的植株,深紫、淺紫的花美麗倒掛,迎風招展;而那橘色珠串纍纍,也總在驚鴻一瞥的剎那,定格在我的凝視和回憶裡。

總想念美好的青春,雖然年少時光已遠逝,但那些年我們一起走過的腳印,卻在金露花年年開展的笑顏裡綻放,未曾消失;多年的真情至誼,也正如金露花橙黃飽滿的黃金果實,始終圓熟地熠熠閃耀!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