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湖岸相思樹 一文刊登在20130312()青年副刊。

………………………………………………………………………………全文↓

三番兩次聽好友閒談,她最近都散步到湖心小公園裡的一棵菩提樹下參道,雖然停留片刻,也未悟出佛陀證道的箇中三昧,但能在清晨時分靜靜安坐樹下,享受微風吹拂,自然天光照臨,靜享心靈放空的喜悅,讓人備感舒暢。讓我忍不住好奇,也選個陽光悄悄露臉的日子來場心靈饗宴。

也許是出門的時間太晚,湖心小公園的寧靜已被熱鬧喧騰捷足先登。許多年輕人聚集在那兒談天說地,你一言我一語如笙歌不輟,爽朗豁達的歡樂笑聲更勝湖水潺潺,也阻卻我的腳步。

短暫思量,我轉而逸走湖岸。湖岸大樹的千姿百態總能吸引我的目光。冬日的尾聲,荷池已成尋常水塘,野桐禿得只剩一身硬骨頭挺立在風中,前些時候開得金黃燦爛的金英樹,此刻已偃旗息鼓,臺東火刺木也不見艷紅亮麗的果實,反倒是桂花香氣襲人;樟樹、老榕還是蒼綠,樹冠依然宛如大傘高張;彼處的苦楝樹,乍看全然只存姿態,細看才發現嫩嫩的、混著淡黃的綠葉其實已經不動聲色上場;而那成排的烏桕樹,多半是幾乎落葉殆盡,少數零星懸在枝上的紅葉,映襯藍天隨風翻飛起舞,則是別有一番情味。

最特別的是,無視冬日寂然的相思樹叢,在這時節蓊蓊鬱鬱生意盎然,仰頭望去,幾個人高的樹梢隱隱開起一球球小黃花。它向來不喧嘩,只是一個勁兒往上長,很少見它大張旗鼓地招搖吆喝或譁眾取寵,也很少見它刻意炫耀自己的美麗丰采,縱然無數次享受過它的濃蔭體貼,我始終很少注意它。

直到去年,好友偶然提起荳蔻年華的女兒,開始喜讀唐詩宋詞,開始心懷少女情思,開始會在拉琴的時候聆賞窗外的風景,開始愛上屋外不遠處、開著小黃花的相思樹,才讓我陡然一驚,那個嬌羞的小女孩如今已亭亭玉立,而我的青春已不再。

此後,相思樹彷彿變成一棵會移動的樹,游移在我的心底;同時也想起王維那首相思寄情的名詩─「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勸君多採擷,此物最相思」。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