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炮仗花迎春 一文刊登在20130321()青年副刊。

………………………………………………………………………………全文↓

春日陰霾中,炮仗花像一串串鞭炮似的,在大街小巷劈哩啪啦作響。

那是我記憶中美好的收藏,花色橙黃圓滿,教人讚嘆!繁盛怒放的,遠看就像一幕幕橘色瀑布層次豐富的傾瀉而下;近看則又是溫潤暖人極其可親,絲毫不因它的出色而拒人於千里之外。格局稀疏的,也因為萬綠叢中幾抹橙紅,而顯得分外耀眼。彷彿,只需多看它幾眼,即使是春寒料峭,人心也會跟著亮麗。

最初驚豔炮仗花,是緣於前幾年的返鄉過節,小妹喜孜孜的對我說,她日常上班偶爾會經過的某個路段某戶人家圍牆外,適巧開滿整片橘色花,非常漂亮。趁午後片刻閒暇,我們專程驅車前往一探祕境,果如小妹所言,那片花海燦燦然立在牆面上,直如一道道奇異的光芒在燃燒,遠遠的便照見它迷人的丰采,迤邐漫開;那當下的驚喜,直到日後也難以忘懷。

也因此,原就愛花的我無由喜歡上它。後來拜網路之賜、部落格書寫興盛,我更知道它是紫薇科炮仗花屬常綠藤本植物,原產於巴西,然已在臺灣落地生根,宛如鄰家近朋,只要環境日照充足、排水通風良好,它便能自在茁壯成長。

農村的鄉間小徑、尋常民家的圍籬,隨意搭建的花廊、花架常見它的身影。在故鄉鄰近的村莊便有一戶人家的門禁是炮仗花群,平日看去是蓊鬱蒼海,歲暮新春叩關,炮仗紅花集體迎賓氣勢非凡。這些年,每每有緣路過,我便會多看幾眼。

都會公園、校園棚架、公寓大樓的門垣、矮牆、窗沿、庭院,也隨處可見有人栽培,家家戶戶風情殊異,開起花來卻一樣的花漾動人,繽紛不下百花。就連我家居附近的教堂外,也是成排陣仗,一旦春來時節,花開澎湃頗為壯觀。記憶猶深的是,我的孩子曾在那花筵中嬉鬧,也在那一回又一回的訪花探遊中,譜寫一段美好童年。

炮仗花經過朝夕相處,儼然已被公認像春日天使般走進我們的生活。除了炮仗花的名稱外,它還有很多好聽的別稱─炮竹花、黃金珊瑚、炮仗紅、火焰藤、三爪花,但最迷人的一說是,專家稱它在哥倫比亞也被喚作「探戈花」。乍聽,忍不住拍手叫好,真是名實相副又俐落的名號,也讓炮仗花的意象更為鮮明,內涵更躍動,宛如一陣陣無聲的舞步熱情迎面而來。

近日,我又經常在街衢巧遇炮仗花;有時候是出門採買時,在寧謐的眷村紅色窄門門垣上,巧逢幾縷橘花垂掛,讓人備覺歲月安好;有時候是在候車時,無所事事的一個轉身,便看到左近人家的紅磚牆上,爬滿熱鬧喧天如鑼鼓敲打的炮仗花隊,有些肆意任性蔓爬不受拘束的,連牆外的電線桿也成了它們安身立命的地盤。還有的是,交通往來頻繁,人車錯綜雜沓的馬路轉彎處,不經意撞見的小角落裡,嘩啦啦一大片,綠的葉、橘的花交織成一堵素雅的畫牆。偶爾,畫腳底下還襯著一朵朵小太陽似的蒲公英,與一些粉蝶飛舞、蜜蜂做工的大花咸豐草,和開著紫色、淡黃、青黃不一的酢醬草花、黃鶉菜,或者一兩株開起小白花的龍葵,以及各色我不認識卻生機盎然的野花草,和流動穿梭來去的人影。

在那當下,春色詩意中,總有一股暖流自心底冉冉升起。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