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前空檔,翻起報紙讀來作家引用朱熹大家的兩首詩作:

◎其一〈出山道中作〉

川原紅綠一時新

暮雨朝晴更可人

書冊埋頭無了日

不如拋卻去尋春。

【註:山道,指武夷山山路。

◎其二〈春日〉

勝日尋芳泗水濱

無邊光景一時新

等閒識得東風面

萬紫千紅總是春

【註:泗水,在山東省中部,源於泗水縣,流入淮河。有一說,朱熹此詩其實是寓哲理於詩文,而非實際人在泗水濱。參考讀一讀唄。

詩兩首,有些字句耳熟能詳,有些字句確實一個不小心就把他們遺忘。

然也因此記起,朱熹更為我們熟悉的〈觀書有感〉:

半畝方塘一鑑開

天光雲影共徘徊

問渠哪得清如許

為有源頭活水來

================================== 

忽然覺得,今夜,過得真是有些哲理詩意呀!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