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慶日。
確切的日期已然渺遠,只記得:以前還有遊行的年代,我曾經和爸爸在台北街頭近植物園的角落,邊吃棉花糖邊看遊行隊伍精神抖擻走過眼前,時光悠悠,那已然是過去且僅有的一回經驗,但棉花糖甜滋滋的記憶鮮活。

*終究,人性怎能漠視
前些日子,看到一則新聞:許多有名的大學教授專家極力呼籲,希望修改學測的考試科目範圍,或日期。理由是:他們覺得現行的方式已經導致很多高三課程被輕忽,大一新生程度下降云云。
看完這新聞,不由心有所感。當然,我終究熟悉的是柴米油鹽,不諳教育政策這大學問。可是早在幾年前,幾位朋友一起閒聊,便已說及這樣的擔憂。終究,人性怎能等閒漠之?
將心比心,如果我們自己是站在那個應考的孩子的位置上,我們必然也是希望,盡早把學測考好把理想中的學校系所搞定,所以,沒法子專心讀高三上的課程,可能性很大的吧。又或者,考完試忙面試,其他的自動往後退位,應該也是人性之常吧。


*不是絕對,但至少是多數。
要一個18、19歲年輕氣盛像隻急於展翅的孔雀的孩子,安靜,確實太難了。
更別說,要他們無論如何都要耐得住寂寞,守住騷動的心,簡直是難上加難。

*孩子為什麼要讀書
最近,因緣湊巧,遇上幾個大考臨近偏又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的孩子。
共同的狀態是,總有某些科目是他們想要放棄的,即使還有幾個月準備時間;或者,當我(們)詢問他們心目中的目標是哪所學校哪樣科系時,他們不在乎地說:反正讀哪個學校都無所謂。
真的無所謂嗎?一個十幾歲的孩子這麼回答時,依憑的是什麼?我在心底問自己這個無解的答案。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