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散文】水丁香  發表於2015-01-11更日日報˙四方文學。
======================================================================== 
不知道該不該傷春悲秋,關於一朵野草花。那一年˙˙˙˙˙
清晨,我走過湖岸,看到攀附在湖畔高牆角落的一簇簇野草堆裡頭,兀自開了幾朵不算太鮮艷、嫩黃單薄而淡雅迷人的小花,在初昇的陽光照耀下,楚楚動人。花開的姿態,像是四把輕羅小扇撲流螢的迷你扇子,從前後左右四方聚攏了來,面面相對,煞是可愛。
順手,我拿起相機背著太陽,蹲在小道上把它纖巧的身影拍下。
只是不知名的野花,散落在沒人注意的牆角,左右鄰居就只是一些跟它一樣的,野草花,最多的是總開著白花也總勾人, 姿態平凡的大花咸豐草。陽光、綠水、清風和牆頂上盤根交錯的老榕樹,以及水裡的魚、鴨,和偶然經過的人,是它少少的友伴。花開花落,因緣起滅,在這偌大的世界裡,輕如微塵恐怕也是必然吧。
只是,這輕薄的生命,竟在須臾之間隨即幻滅,回歸大地。我還真是沒想到,我會是它生命最後的見證,在我按下快門的當下,是它一生最繁美的瞬間。
嚴格說來,這段小徑其實少人走,環著湖規劃的水泥小道中,這是幾近最窄小的那段,緊捱著水泥牆兩人並行都顯得侷促擁擠。更何況是大清早,多數忙碌的上班族正忙著趕時間打卡,多數勤學的孩子也在往學校去的途中,多數賢慧的媽媽可能還在收拾早餐桌上的盤碟,多數送孩子出門的人或許和我一樣,正掙扎著回家睡回籠覺補個眠好,還是運動散步健走好,而貪睡的人兒恐怕好夢還酣,流連忘返。
只有那些時刻為生活奔波,必須趕在所有人就定位之前負責除草、打掃、整理環境的歐里桑們,已汗如小雨地工作著。
歐里桑在我拍花的不遠處,割草機嗡嗡作響,ㄍㄥㄍㄥㄍㄥ的聲音…密集地有些刺耳,可那招呼聲卻是親切的,他問我「早起散步啊…」我笑笑說「是啊」,「拍照喔」他又問,我還是微笑說「是啊」,同時邊說邊收拾好相機、拎起包包,禮貌性點點頭,然後不做它想的離開。
我繼續往前,再往前,走上斜坡跨越層層階梯,穿過高大樹群和齊整的草地,彎進陰涼濃綠的橡膠樹底下石椅小坐,微風徐來,鳥鳴啁啾,有那麼點秋老虎味道的清晨,此刻光景讓人微醺。
幾步路的距離,就是那群安逸閒散的鴨子和魚群的天地。細碎的水流聲,和著鴨子們粗嘎的叫聲,有點南腔北調,可眼前卻是一派和諧。佇足停留,聆賞風的音樂,靜看池塘邊的柳絲款擺,左近草地上的綠茵輕柔如毯,確定腦袋醒了,心滿意足了,於是往回走。懶得思考路線,循著原路,走呀走,除了陽光更強些,沿路風景和幾十分鐘前沒什麼不同,直到湖畔。
啊!那些小黃花全沒了,整個牆角根的野花野草全被剷除殆盡,片甲不留,那小徑除了橫屍枯萎的花草,真箇是再乾淨不過。而剛剛與我說話的歐里桑,也移師到別的陣地工作去了。原來,小黃花的生命如此短暫。
我突然有點後悔,或許,我剛剛應該無所選擇地,全部幫它們留下美麗的倩影,至少見證它們曾經活色生香的綻放過。
後來,我終於知道,它們有個美麗的名字:水丁香。性喜潮濕近水,一年生草本植物,多半生長在水田邊濕地或溝渠旁,在世人眼中算是稻田雜草之流˙˙˙˙˙然我始終記得初相遇時的它們的美。

文章標籤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