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散文】記寫/生活的樂章發表於2015-02-15更生日報˙四方文學。

http://www.ksnews.com.tw/upload/20150215-009.pdf
http://www.ksnews.com.tw/newsdetail_ex.php?n_id=0000723627&level2_id=119

全文如下:

尋常人家,紅塵生活日常,時而悠揚,時而高亢,時而纏綿;偶有磅礡恢宏,偶有風起雲湧,或者山呼海動,更多時候是低吟淺唱,似如彎彎細流,潺潺漫漫。
 有些人、有些事,轉身即忘,除非,寫入心版。四季流轉,因此嘹亮如夏蟬││

【觀念分享】選擇,需要練習
 會考結束,朋友隨即陷入女兒的志願選填迷陣當中,經過層層思考,終於選定護專就讀;同時間,另一個女孩也在喜歡的和不排斥的、主流和非主流科系中徘徊,同時希望能夠離家近一些,畢竟十幾年來未曾遠離家的羽翼呵護,要開始在外獨立自主過生活,心裡有幾分忐忑。時間分秒過去,女孩和媽媽、爸爸一次又一次地討論著該如何選擇會是最好的結果?
 朋友一家如火如荼如臨大敵的情境,讓我記憶猶新,媽媽心底忍不住的猶疑,我也感同身受。去年的此時,也是自家孩子和好友們面對大考後花落誰家的一番「選擇」。
 選擇,彷彿就是我們人生的一道道練習題。小如穿衣吃飯出門旅遊交朋友,大如未來的方向、此生的夢想、生命的願景等等,無不是選擇。
 多半時候我們習慣二分法,非好即壞,非黑即白,不是這樣就一定是那樣,反之亦然,斬釘截鐵二元對立早已是數十年如一日的準則。直到年歲漸長,有了不同的體會和思索。
 印象最深刻的是,孩子高中時沉迷音樂熱衷學校社團活動,長期以往導致功課略有影響,甚至因為社團要代表學校參加校外比賽而密集訓練,以致回到家精疲力盡,再無餘裕做課業的複習。為此,我們有幾次談話不歡而散,關係緊繃,孩子的理由是「社團代表學校出賽攸關校譽,也是自己的興趣所在,更是團隊成果的展現,怎能輕忽?」我則希望他能花更多心力把課業學習維持得更好。
 偶然的機會,我和好友杏相約喝茶。聊及彼此孩子的近況,朋友沉吟半晌,而後跟我說:「選擇,是需要練習的。」她跟我分享她閱讀約瑟夫.巴德拉克談領導管理的《對與對的抉擇》書中觀念,很多時候,留在公司努力加班工作與準時下班回家陪伴家人的選項都是對的,可是我們都必須從中做選擇,那就是一種練習,迥異於過往我們所認知的是非對錯事理分明。
 她分析孩子的情況,恰恰好就是面臨這樣的一個選擇。為學校爭光代表著責任和榮譽,對一個青少年而言,那重要性不亞於把自己的學習保持在最佳狀態也是身為學生該有的本分。
 因此,孩子正處於「對與對」的抉擇,需要更純熟深入的思考和判斷,他需要藉由一次又一次的練習,蛻變成長。而我們能做的就是盡量地提醒或者溝通討論,給予更多意見參考。終究,人生旅途,類似的抉擇還會無可避免地發生。

  【街頭拾穗】我們在急什麼呢
 前些時日搭公車出門。
 車程中,上來了兩位行動顯得緩慢吃力的老先生老太太,後頭跟著一位斯文的中年男士,從彼此的肢體互動看來,感覺應是一家人。
 一上車,中年男士先安頓好兩老,自己才選個就近的位置坐下。
 車子開動,老太太便不住地翻弄手提包,極其騷動的模樣,坐在鄰近的我不得不看見。
 當然,中年男士更是注意到了。他趁車行平緩時,起身到老太太身邊輕問:「找什麼呢?」
 老太太身體猶健可雙手其實不甚靈活,邊翻手提包邊喃喃自語著,「怎麼沒有呢?」
 「沒有什麼呢?」中年男士順著語氣問。
 終於,老太太仰起頭,落寞氣餒地說:「證件忘記帶了」。
 男子頓時愣住,倒也沒有臉色不慍,只是安撫她時,忍不住叨唸一句:「哎呀,我們在急什麼呢?」
 轉眼,下一個停靠站即將到來,男子拉了下車鈴,回頭攙扶兩位老人家下車去了。
 而,那句「我們在急什麼呢?」至今仍留在我心底。
  【靈魂深處】一個母親的心情
 如果不是朋友閒聊再度提及,我幾乎忘記自己曾有這樣的心情。
 那是好久以前的一個午後,我在市區熱鬧大街上走著,剛辦完事的心情頗為閒適,不急不趕,路邊的小小人事物都成了入眼的大風景。我看見城市的櫥窗在季節的轉換裡又變了個新花樣,有的顏色亮麗時髦,有的花花綠綠像糖衣一樣討孩子歡心,有的素雅一如古典仕女;我看到和我同樣走在騎樓下的人,姿態萬千,臉色各異,擦肩而過時,有的雙眼炯炯有神,走起步來精神奕奕,有的的確是倦極累極的模樣,彷彿日子像黑夜那般漫長,只有那些個牽在媽媽手裡的小娃,銀鈴童音怎麼聽都歡喜,有個小女孩紮著辮子甩啊甩的,分外吸引我注意。是否,多年後的她,也會像我此刻一樣漫遊這城市一隅,或者和那些與我錯身的女子一樣,懷著自己的喜樂憂傷,彳亍在人生旅途中?或者,自信華美,豔麗如盛綻的玫瑰、緋紅國色如絹如緞的牡丹、桃杏,還是淡雅的白山茶、凌寒的冬日梅,也許都不是,就只是尋常一朵庭院小花,自在安分地守候恬淡歲月。
 我越過牠們的身影和長髮短髮,越過他們的肩,隨興瀏覽這城市的容顏。
 忽地,一對暮年老人的背影映入我眼簾,他們手牽手,肩並肩緩緩走著,極其緩慢的步履。髮已蒼白,他們老早不年輕了。猜想,他們也不再是紅顏和俊俏了,可是那緊握的手,讓我遙想他們必然曾經的熾烈青春。
 看著背影漸行遠去,有種感動留存我心底。回家以後,我和青春正盛的兒子說,「祝福你日後可以找到一個陪你一起到老,陪你牽手人生路的好伴。」十七、八的孩子有著愛情的憧憬,但聽媽媽這麼說又顯得彆扭,戲謔地不當一回事。
 然而,人生路要有個伴,是一個母親對孩子殷殷的心情。人生如旅,擁有一個好的旅伴,勝過旅途萬千山水。朋友說,我當時是那樣對她說的。

  【市井轉轉】轉個念頭想一想
 縱然是盛夏,假日花市還是各式各樣的花樹紛陳,朵朵笑臉迎人,或大或小的盆栽都很吸引人的目光。常見的花種有人愛,綠樹園藝也有不少人光顧探詢,絡繹不絕的人潮,把花市二、三十個攤位襯得熱熱鬧鬧。有個年輕少婦彎身花叢堆裡找花,仔仔細細地比較著,偶爾抬頭詢價,那身影讓我記起一段小往事。
 那是新春將至的時節,花市較今日蓬勃,想買花的人顯然多上幾倍,品花人潮如流。這其中,應景的紅花最討喜,仙客來、大理菊、桔樹、銀柳之屬……憑著好名好樣也很受青睞,氣質出眾的各色蘭花更不用說……小巧可人的風鈴花於這時節也開得正美,深紫的貴氣、粉紅的看來浪漫,那花的形狀本身就像個風鈴一樣,讓人充滿聲音的想像。
 不到膝蓋高度的風鈴花盆栽,一盆要價一五○~二○○元。年輕的太太看了喜歡,卻覺得這花季一旦開過,恐怕植株就很難養活,不經濟。老闆娘好厲害,先說自家花兒都是精挑細選才出場,再好言勸說顧客換個念頭想一想,市面上花店賣的鮮花隨便選一把都超過二○○元,買回家插個十來天花也就謝了。可是盆栽不一樣,「澆水施肥,生命可以長得很,不看花看綠意也很精彩,擺客廳擺陽台都好。一樣二○○元,買哪個划算?聰明的小姐算一算就知道。」
 幾句話說進小姐心坎,果真掏錢買了,皆大歡喜。左近看花的我既佩服老闆娘反應快,也趁機學習,凡事轉個念頭想一想,結果或許就會不一樣。

 【翠蘆莉】美麗而短暫
 清晨走過鄰居家門前,狹長的小花圃裡,開滿紫色花。濃淡適中不過艷也不顯褪的容顏,有著類似牽牛花的外形,更有著纖細柔弱的氣質,還有個美麗的名字「翠蘆莉」。
 微光中,翠蘆莉神采奕奕的模樣,很教人歡喜。即便平常只開少少幾朵花,也能讓尋常的夏日花園,多了幾分浪漫的氣息。
 只可惜,這花兒不耐。經常,早上才打過照面,在我傍晚回家再次經過時,小花園裡的紫花要不萎縮皺巴巴的,要不吹落於地我見猶憐。每每因此讓我感到惋惜,心有所感。腦海裡不時浮現,詩人的叮嚀「看花莫待花枝老」。
 看花,的確須及時。都說是花季,其實少有一朵花能開上完整的一季。來去何其匆匆,而人生旅程種種,何嘗不也是如此呢?
 想那杜秋娘的名詩「金縷衣」:「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陶淵明的驚心提醒「盛年不重來,一日難再晨;及時當勉勵,歲月不待人。」……字字句句讀來都彷彿暮鼓晨鐘一般。※

 

文章標籤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