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散文】雨天也有好風景  發表於2014-08-31更生日報http://www.ksnews.com.tw/newsdetail_ex.php?n_id=0000642341&level2_id=119

˙˙˙˙˙˙˙˙˙˙˙˙˙˙˙˙˙˙˙˙˙˙˙˙˙˙˙˙˙˙˙˙˙˙˙˙˙˙˙˙˙˙˙˙˙˙˙˙˙˙˙˙˙˙˙˙ 
陽光始終沒有來,細雨或疏或密斜打在車窗。我們還是如期前往,奔赴我們與山林與東方美人茶的約。
地點說遠不遠,說近也需要費點時間和心力,急駛在雨中的高速公路近半小時,隨又彎轉到兩側開了小花紫薇的平面道路,而後爬上羊腸小徑,才終於抵達苗栗後花園的茶園。
茶園,老早等在那兒,數十年。茶餐,卻是在我們走逛庭園,戲逗亮彩如釉的雞群,細賞鳳凰木的青翠,流連各式盆栽園藝,和一朵朵池中清蓮親切打過招呼,又隨興觀賞園內各式骨董和典雅古樸的空間設計以後,才豐盛上桌。
香酥花生,綿密入口即化,點點青芹,散逸清香,益發驚艷味蕾。看來這山裡人家,佳餚美味其實很都會時尚;偌大的豬腳盤據整整一個盤面,著實讓我嚇一大跳,彷彿我們是成群結隊地來的一支隊伍。怕是太過滋養了,我們三人只能點到為止。還有那通透餅皮捲覆的養生手卷和半天筍素炒,或者客家特色小炒……在在說明,邀宴的主人盛情。而佐餐的,正是此園別具特色的東方美人茶。
我邊吃邊貪心地看著窗外蓊鬱翠綠的山頭,雨絲漸次粗大,越來越恣意妄為,終至啪啦啪啦的一陣驟雨狂下。忍不住推窗外走,拿起相機隨拍。雨後的樹總是分外清新乾淨,雨後的天空也是幅迷人的水墨,教人左右為難,究竟該是美食優先,還是飽覽風光在前。
同行的朋友,和店家主人熟稔,自在地穿梭來去,和主人閒話兩句,和老人家寒暄關懷。朋友的女兒,芳齡十八,正是青春美好的年華,近日裡小事繁瑣牽絆,偶有煩心,時而眉頭緊蹙,我們因此看雨閒談。女兒家,果真是女兒家,心思密密縫恰如一張網。
雨中,我們閒說各自喜愛的電影,說共識的友朋近況,說十八歲芳華恰如一朵即將綻放的花,說人的心情跌宕起伏偶爾真像煙雨,美麗而難以捉摸。幸運的是,我們的生活裡,多半還是心情溫潤恬靜,是杯熱茶氤氳,暖胃暖人的。
只是,無可免的,我們說起生命的旅途,經常也如茶,終究得嚐上千滋百味。有的茶入口甘甜順滑,有的乍然相遇難以下嚥,很多茶都需要天時地利,還有的茶需要特意照顧,甚至故意讓它被某種小蟲吸食過後採收,才能醞釀出獨特的香氣來。喝茶,有時候不只是喝茶,還喝著茶農的用心,和自己的心情。
忽地想起詩人蕭蕭的《茶葉心事》裡的片段:
  
「……從火裡來,再到水中去
也不過熬來一身苦澀
 苦澀,無論如何也說不完
 山中晦暗的心情」
甚至
「凝視你,身在茶杯外的風暴裡
 擔著什麼樣的淒楚
 萎成什麼樣的釅茶」

那顯然是超過十八歲的茶體會,人生行旅數十年,難免我們真要巧遇苦澀,一如茶。
然,那終究是插曲,像眼前的風和雨,像日常裡的摔杯破碗,偶發事件。雨過天青,茶會回甘。天色陰霾總會明朗,陽光今日不來,明日不來,後天不來,終有一天必然要來的。我們如是相互勸勉,相信明天會更好!
說起茶味,記起此行的重頭戲~叩訪東方美人茶。
夙聞,這茶廠茶園的茶,眾人追尋。我當然也是慕名跟著朋友來探看,如若可能,還想一親芳澤。奈何,雨終是不歇,我們在雨隙中期盼,也在主人忙碌的身影裡等待。
及至好茶入口已是悠悠午後,園裡亮麗著一身羽毛逛大園的雞群,此刻已然銷聲匿跡,火紅的杜鵑茶,紅豔豔地開,無由吸引我的目光。還有些小花,或紅或黃,錯落蕩漾,這一朵那一簇,如是交織,晃漾出一個夏日悠閒來。
不經意中,我看見滿地落花,花瓣比含笑圓潤些,花型像極夏荷,樹上還零星幾朵含苞著。主人說,那是「夜荷」。真是美得像小說裡的女主角,光聽名字就感到一股清香襲來!
於這寧靜氛圍中,我們品嚐著主人巧手慧心沖泡出一杯杯好茶,和品茗的好心情。
主人已經是第二代接手經營,把原本簡易的茶廠生意,擴大成茶與藝的文創事業。雖是女兒家,說起話來俐落鏗鏘,執手說壺頭頭是道,說起眼下的繁忙細瑣卻是甘之如飴。在我們到來前,她其實已經因為做茶而徹夜未眠,依舊抖擻精神款待我們,同時敬業地招呼著每個走進店裡的客人。她說,她的所作所為就是要推廣茶文化,想把台灣的好茶讓更多人知道。因此,再忙也歡喜。而日子,也真就這樣一日忙過一日。甚且,此刻手還忙著,更重要的行程已排定,轉身就要帶老父親和母親出門一趟。
我們因此不敢多所打擾,喝過幾巡好茶,話語春風拂過,便起身告辭。
沒能多嚐幾盞茶,確有小小失落,然仍是感覺輕安自在,喜樂悠然。這一個下午,有雨,仍是生命中的片段美好時光!
回程路上,遠處山嵐遊蕩無拘,把那原是雨天濕濡的景象,幻化成一幅動人潑墨,更為這旅程譜寫美好的句點。看著遠山如畫和眼前依舊迷濛,我們開心地領受這雨天的浪漫詩情。
驀地,我想起五月的另一場旅行,在更大的風雨中,我和先生驅車北濱,半為工作半想趁機來趟城市小旅行。奈何,沿途總是風和雨熱切相迎的時候多。去程,因著時間的緊迫不敢太多耽擱,我們像個趕路的旅人,兀自穿行在時間的履帶,讓窗外的山青水色擦身而過,縱然短暫停留,心底也忍不住記掛著些什麼。
直到歸途,先生工作上的事已然辦妥,心情想來是輕鬆幾許,忽地提議,再去趟之前經過的大溪漁港吧!他想去那兒看看魚蝦奇貨,看看那個小漁港裡有什麼新鮮事,或者看看,有沒有什麼特別愛吃的海味可以採買。在此之前,我們更找了個雨絲空檔,欣賞龜山島融於雨中的倩影,拍下小漁港邊的風光,和那一線即將撥雲見日的希望。
雨天,其實也有好風景。無論山顛水涯,或日常,和生命行旅。※

文章標籤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