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蕭伯納94歲死,死時他正在寫劇本。

˙寫作是一種生活方式。

--《超棒小說這樣寫》的作者如是說。

˙˙˙無由因此想起,很喜歡的作家曹文軒寫的這麼幾段話:

˙曹文軒《海邊的屋》之【代序】水邊的文字窩--

我至今還記得小時候看到的一個情景:一隻喜鵲窩被人捅掉在了地上,無數的喜鵲飛來,不住地俯衝,不住地叫喚,一隻隻都顯出不顧一切的樣子,對靠近鳥窩的人居然敢突然劈殺下來,讓在場的人不能不感到震驚。

家的意義是不可窮盡的。

˙無論是幸福還是痛苦,我都需要文字,無論是抒發,還是安撫,文字永遠是我無法離開的。特別是當我在這個世界裡碰得頭破血流時,我就更需要它—由它建成的屋,我的家。雖有時簡直就是鎩羽而歸,但畢竟我有可歸的地方—文字屋。

˙˙˙˙˙˙˙˙˙˙˙˙˙˙˙˙˙˙˙˙˙˙˙˙˙˙˙˙˙˙˙˙˙˙˙˙˙˙˙˙˙˙˙˙˙˙˙˙˙˙˙˙˙˙˙˙˙˙˙˙˙˙˙˙˙˙˙˙˙˙˙˙˙˙˙˙˙˙˙˙˙˙˙

※延伸閱讀--龍圖騰出版【海邊的屋】,書中文章淺顯易讀,文字讓我喜愛,譬如:

100_6311  

˙夏季是捕撈梭子魚的季節,這種魚全都來到離海岸很近的淺海哩,只需將網用船運到離海岸三百公尺的地方撒下,然後在岸上拉就行了。兩支長長的隊伍,分別拉著兩根網繩,將網朝岸邊慢慢收攏。˙˙˙˙˙˙雙手緊抓網繩,雙腳蹬著沙灘,鼓著腮幫子,身子幾乎傾斜到地面,用力拉著。p.14

˙大山被白雪厚厚地覆蓋著,如同戴了一頂特大的白帽子。松樹像一株株碩大無朋的白珊瑚,山上的圓頂古亭,猶如一朵銀色蘑菇開在陽光下。遠處連綿不斷的群山,在飛動的雲彩下,太像賓士的白色馬群了。世界素白一片,極為純淨。p.148

直到雪山消溶在暮色裡,她還在凝神望著,望著那個暫時失去了溫暖的雪山,當她感覺到夜的翅膀正在展開時,心裡不禁有點兒悲涼。

全書共收錄三篇文章:

˙海邊的屋

˙守夜

˙太陽熄滅了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