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散文】湖畔烏桕換新裝  發表於2013-11-13青年副刊http://news.gpwb.gov.tw/news.aspx?ydn=2QR3ZY8DxoKPv973RMHrgRbSXFWV6c6yY6P4UjWjfrB%2bjJQPNSKcg6aNFvev7Dv0Afg8v4dYABcG%2brH16Mk1hhBTf0%2bYiXg6pTwSx72bDRs%3d

湖邊有十幾棵烏桕樹,常年長在那兒,彷彿已是天經地義。隨著季節流轉,他們一會兒淺綠、深綠,一會兒淡黃、棗紅、乾褐……輪番替換新衣裳。冬寒時,還瀟灑地褪去外衣,展現傲骨。那看來有幾分斑駁粗糙的模樣,特別是在陰霾籠罩的日子,或是連日多雨時,總讓人看著有幾分蕭索。還好只要有陽光造訪,縱然外表略顯乾枯,烏桕樹群還是可以英姿勃發地挺立著。     

 人們駐足湖岸,或漫步、運動,或賞景靜坐、笑談閒聊,雖然烏桕樹蔭長得還不夠濃密,無法一手遮蔽艷陽熾熱,也無法讓人像對老榕經年常綠那樣寄予厚望,但它們仍緊緊依偎著湖水,彩繪山光水色。

 烏桕樹從何而來沒人在意,來來去去的人潮大多只是過客,倒是朝陽夕照、湖上清風和蒼穹明月,與周遭的苦楝、松柏、老樟、楓香、羊蹄甲……遙相呼應,傾訴心事。

 偶然的一個黃昏,天邊還晾著秋日特有的晴藍大畫,畫布裡有淡淡的涼風輕拂,稀疏的人煙流動,酥軟的向晚氣息和飄散在空氣中的絮叨人語,細碎有如草叢裡慣常聽見的窸窸窣窣。我走近烏桕樹,撫觸那歷經風霜的蒼勁骨幹,而我依稀還記得它們稚嫩的幼苗是那麼輕盈柔順。仰頭一望,那粗細交織的枝條,雖不精緻卻各有姿態、各有方向,好像約定好要一起向天伸展。

 於是我退得更遠一些,靜賞天色昏暗中的烏桕樹群。原來,那是屬於它們自己的生命姿態,不刻意雕琢,只是單純展現自我。

 我恍然明白,這些不張揚不喧嘩的樹木,何以年復一年淡定安身立命。它們是湖畔風光裡的小景致,它們是湖岸故事裡的一束微光,它們是騷動人潮中的一派安定,更是它們獨一無二的生命旅程。它們或許無從選擇便來到這裡,生命卻在此落地扎根開花結果,而後順其自然地開枝散葉,生生不息。

 能陪伴靜湖終老,想必是件美好的事;看著烏桕樹,我心裡這麼想。

 時序更迭遞嬗中,忽忽又是秋涼,湖畔的烏桕樹群走過艷夏熾熱,褪去濃綠,轉眼就要換上一身紅妝,粉墨登場,真是教人期待啊!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