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刊載於2010˙11˙23國語日報少年文藝版。

˙˙˙˙˙˙˙˙˙˙˙˙˙˙˙˙˙˙˙˙˙˙˙˙˙˙˙˙˙˙

按下快門的瞬間,我感覺有一絲絲的罪惡襲上心頭。

自己就像個偷窺者,躲在舒適的城堡裡頭,隔著一層手工織繡有銀色蝴蝶隨風翻飛的白色窗紗,暗覷著對面工地,一群打赤膊,皮膚曬成古銅色,穿廉價牛仔褲、便宜球鞋,頭戴工務安全帽的勞動者,每天搭著簡陋而醒目異常的紅色施工電梯,上上下下,綁鋼筋、拆組模板,拖拉灌漿的粗管…還有些人半蹲在地上,散落各角落,低頭忙碌,日復一日。

而,窗簾後的我,捧著厚厚的《年度散文選》,站在離地三十幾公尺的高度平視窗外的動靜。看著看著,我突然心生憐憫,很想看清楚這些勞動者的臉龐。

於是,我繞過明淨華美的沙發組,和擺放著我剛從桂林旅遊帶回來的糕點的桌檯,快步走進書房,拿來相機。撥開紗簾一個小角,不由分說,對著趕工中的工地「喀擦!喀擦!」按下快門。

我以為,我會看見一張張愁苦的面容。讓我驚訝的是,鏡頭下的他們,竟然是笑開一張臉,工作著。

剎那間,我恍然明白,也許該被悲憫的,並不是這些勤苦而知足的勞動者。而是,自以為是、戴著有色眼光看他們的人。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