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創作:【人間,四月天】一文刊登在20110709()更生副刊。

˙˙˙˙˙˙˙˙˙˙˙˙˙˙˙˙˙˙˙˙˙˙˙˙˙˙˙˙˙˙˙˙

喜歡讀林徽音的詩:「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那詩裡,流動著濃郁溫柔的愛,有笑有春風,有酥軟的黃昏和閃耀的星子,有百花的冠冕、美好的夜,更有那「新鮮初放芽的綠」和「一樹一樹的花開」,字字句句總像催促著我,快!快!快去探看,這萬丈紅塵間,真真實實,紛紅駭綠的四月天。

四月的街,是玫瑰、是薔薇的風情浪漫,透著春天柔軟的氣息,和繽紛夢幻的想像,也許還漾著一抹偷渡夏日的神秘吧。櫥窗裡的春裝,擺著撩人的姿態在呼喚,許多美人日夜奔忙醉於時尚,許多冬日裡的陰霾和憂鬱,全在東風吹拂下,融了,化了。鳥語、花香爭妍,文采斑斕的四月天,是產出詩人的好季節。

四月的樹,是上了釉彩的清新油亮。滿街盡是新嫩翠綠的小葉欖仁,告別一身乾禿,開始冒出水滴式的小葉子,先是合掌而後舒展,集體拼命往外伸張的樣子特別好看;另一條街,是一樹金黃的風鈴木,高高地開在枝頭上方,聚成一個個圓形彩球,讓人禁不住仰望、讚嘆。還有,那公園、校園…隨處可見的苦楝樹、白流蘇和樟樹,也都「一樹一樹的花開」,淡紫、淨白和淺淺的黃交織著。當然,這一片綠蔭遮天的風景裡,少不了木棉花燃燒助陣的熱情澎湃。這四月的樹,生機勃發,可是誰也不讓誰呀。

四月的聲音,特別嘹亮動人。市聲鼎沸不說,每每看見,體態豐腴的麻雀歡天喜地的喧鬧,三五成群追逐、飛翔,好不快樂!偶有意見相左,像是孩子吵架,在空曠的天空吱吱喳喳;偶爾,夜深才睡下,遠處的蛙群,越過重重寧靜,「嘓~嘓~嘓」悄悄唱起歌來。讓失眠的人,頓時不孤單;更別說,那湖,那海,那群山裡的,如天籟如賦詩,如是多變的淅瀝蕭颯、波濤洶湧、拍岸奔騰…日日夜夜。

四月的花,是詩人口中的「數大便是美」。陽光下的波斯菊,像浪也像海。暮春的杜鵑,狂恣怒放未收,雖已無萬箭齊發的盛況,可也還是花團錦簇不容或忘;生命力強韌的大花咸豐草,不請自來遍地開,招惹無數的紋白蝶翩翩來訪…很多乍看不起眼的小野花,蒲公英、佛氏通泉草、昭和草、兔兒菜、酢醬草花…也趕這時節湊熱鬧,隨風花枝招展。人間四月天,處處繁花,光采照人。

四月的人間,忒美。讓人無由起了浪漫。我想,就這麼吧!趁這春光明媚,挽起衣袖,揀選生活中的涓滴美好,然後視如珍珠,典藏在時光錦盒裡,來日好好把它們串成獨一無二的生命之鍊。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