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創作:【成長 】一文刊登在20111106()更生日報˙四方文學週刊

˙˙˙˙˙˙˙˙˙˙˙˙˙˙˙˙˙˙˙˙˙˙˙˙˙˙˙內文↓

遠遠地,我就看見她,有些面熟,似乎在哪兒見過。她穿著一件爬滿變形蟲的秋香綠上衣,纖細的腰身繫著同色系的腰帶,底下搭著米白的長褲和低跟涼鞋,頭髮很簡單的梳理,臉上不見妝彩,極其素樸而嫻靜地,在站牌下。旁邊還跟著一個長得頭好壯壯,體圓有肉的小男孩。兩人輕輕說著話,嘴角漾著幾抹淺淺的笑,立在熙來攘往店招琳瑯滿目的商店街,和一座華美的社區側影前,寧謐祥和如一幅賞心悅目的圖畫。忽爾,孩子不知在母親耳邊說了什麼,媽媽笑得燦爛如花,伸手撫弄孩子後腦勺。那一幕,我彷彿看過…終於我記起她。

眼前這小男孩,我沒見過,但我知道他的存在。我認識的是一個和他長得截然不同,高身兆瘦削,兩頰略凹陷、臉上分布少少的青春痘,眼神老是充滿挑釁,甚至偶爾行為乖張,站姿三七腳,一副吊兒郎當模樣的大男孩。那是這小男孩的哥哥,年齡差距可能十歲上下。

當時,這個大男孩是個國小高年級生。整天擺著一張臭臉,彷彿所有人都欠他債、負他情似的。書包,經常讓人懷疑那只是裝扮的行頭,在所有的孩子都被書包的重量壓得喘不過氣的年代,他的書包總是異常輕盈,或許該說是空蕩,活生生的主人心情縮影,很多時候連當天老師派發的作業簿都不在裡面,教周遭的人好生氣惱,罵也不成,說也沒多大改善,處罰其實能否發生作用,也沒人有把握。

據說他是家裡長孫,祖輩疼惜,媽媽個性溫和,只能一旁乾著急,不斷地操心,也不斷請託師長多加指導督促。那陣子,媽媽的面容是複雜的,既有新生稚兒的喜悅,又無法坐視大男孩的行為不管。當然,心有餘力不足的時候居多。為此,她到孩子補習的教室好幾趟,了解孩子的課外學習狀況,請求主任和任課老師能幫幫忙,給孩子機會改進那些偏差的行為,也希望大夥兒一起動動腦,看能否找到好方法導正這孩子走上常軌。

正巧,我和他的姑姑相識,偶爾碰上面會閒聊幾句生活,難免就說到這個她愛如己出的孩子。姑姑非常疼他,因此更氣他的自暴自棄。姑姑總覺得,功課不好,努力就好了,只是擺爛、耍酷、煩躁,也無法解決問題。在那當下,我們很難理解這小子的所作所為。我們當然知道學習挫折的經驗不好受,但總以為有心就可以挺過任何難關。

直到很久以後,我們才弄明白,原來他本是家裡集三千寵愛於一身的明星孩子,沒想到媽媽意外懷了老二,家裡多了個新生娃兒,他的光環頓時消失無形,所有人的關注焦點都移往他處,所有人都擔心或喜悅那稚嫩無比的小生命,他的內心相對感到失落。甚至,誤以為媽媽也不再像從前那樣愛他了。為什麼這麼想,連他自己也說不出所以然。

於是,我們不斷看見一個愛找碴愛吵鬧愛搗蛋愛作怪的小孩,生活常規和功課雙雙墜落。那時候,我們都只求能盡心盡力看好他,不論是學習成果,還是日常。直到他升上國中,慢慢的少出現在我們眼前,許多有關他的消息都是從別人那兒聽來,聽說他這樣那樣,聽說他在學校如何如何,也有人說,他走過青春風暴,越來越懂事了,已經不會再像從前那樣叛逆,而且對那個日漸長大的弟弟也越來越好…最後,小道消息也沒有了。

而今,在這喧鬧的城市一隅,我看見那個溫柔的媽媽和那個傳說中掠奪他所有關愛的小男孩。母子倆有說有笑,多美的一幅天倫圖。我想。坐在車廂後頭的我,靜靜地看著這對母子在擁擠的人龍中擠上車。距離太遠,我們說不到話,也或許她已然忘記我們曾經見過幾次面。

「那個大男孩呢?」我忍不住思念起他來。是否真如別人說的那樣,他已經長大?老天似乎看穿我的掛念,竟在我辦完所有的瑣事,準備搭同一條路線的公車回家時,遠遠地就瞧見這個大男孩,一襲簡單T恤、牛仔褲,和媽媽,還有那個小弟同在站牌下候車。大男孩長得像棵大樹了。臉上輪廓雖然沒什麼改變,面容卻很柔和。一樣是高瘦的身材,一樣是愛鬧愛玩,看他和小弟弟在站牌下打鬧著,或說是逗弄更貼切些,畢竟身形比例、年紀都差上一截。媽媽只是在一旁笑看著,極其恬淡的面容,透露出此刻的她沒有憂心煩惱。

忽然,我看見大男孩也像媽媽一樣,伸出手摩娑弟弟的後腦勺,很是疼惜的味道。他真的長成一棵大樹了。是愛的力量拉拔著他。我想。※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