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對我是特別的。最早接觸花蓮是在唸書時代,某年暑假,我在花蓮新城住了快兩個月,對於那裡的風土人情有些接觸了解,也領受了一些不同於觀光客匆匆往來的生活趣味。因此,每次到花蓮,都有種奇妙的感受。一則很清楚自己並不是那裡土生土長的子民,一方面卻又認為自己不只是一般的過客,心情總是擺盪在天平的兩端。

那一年的短暫居留,開啟了我和花蓮長久以來的情牽因緣。還記得當年,我住在新城,白天很閒無所事事,所以透過爸爸的關係幫忙一家小公司記點流水帳。可是我所學跟記帳這點事根本扯不上關係,因此即使只是記帳的工作,對我而言都有些摸不頭腦。運氣特好的是,那時候剛好有個隔壁系所的學長住花蓮,本身懂得會計這些大學問,知道我的難題於是自願權充我的顧問。他把兩本會計有關的基礎書籍拿給我,要我讀讀看。沒三天,我就打電話投降了,因為書裡頭寫的東西沒一樣我看得懂的,我連借方、貸方都沒概念,更別提其它內容在說什麼了?學長沒輒只好另外想辦法。而這所謂辦法,其實就是給我一支隨時可以找到他的電話。只要在作業的過程中出現困難,馬上撥電話給他,他就隨時幫忙想方設法。就這樣,我兩個月的會計工作順利完成交差,有沒有害我老爸事後去賠錢了事,我不知道。但是那段經驗很特別,很新鮮,至今都記得。

尤其每天晚上下班後,梳洗妥當,爸爸總會騎著他的偉士牌機車載我到新城街上,某棵大榕樹旁吃碗挫冰,算是慰勞我一天的辛苦。然後父女倆在夜幕中說說談談,在悄然寂靜的街道上閒晃,晃夠了才回家。

那時候,街上其實沒什麼人車,所以老爸喜歡把車子騎到路中央。我忍不住問他,這樣不是很危險嗎?只記得老爸爽朗大笑,說「街上連隻貓狗都沒有,哪來危險啊?」,所以老爸偶爾還是會忘記,一個不小心就把車騎到馬路中央去。昔時孤清冷月的情景,對照今日的繁榮花蓮市道,那感覺真是兩樣啊。

走在花蓮市最熱鬧的中華路、中正路、中山路上,總會想起好多以前的片段。還記得第一次去吃液香扁食,老爸好像宣布重大消息似地說,「帶妳去吃一家蔣經國愛吃的扁食。」,印象中那好像是小小低矮的店面,唯一醒目的就是店家和蔣 故總統經國先生的合照。當時年輕的我,其實是不太在意這些的,反正就是一碗扁食嘛。好不好吃,對當時的我來說,似乎沒那麼重要。因為在花蓮市區,還有更多華麗炫彩或時髦的玩意兒吸引我。可是,多年後,再度光臨液香扁食店,門庭若市的景象著實讓我嚇一跳。原來幾年功夫,過去的小店不再是小店。規模擴大,店面變寬,人手增多,熱氣氤氳,蒸騰不已,使用的餐具也跟著時代更新,要吃它一碗扁食都得排隊了。看著眼前的忙碌,我突然想起,當年我和爸爸在這裡喝湯的情境,那記憶真是有些久遠了呢。

這些年,算是常往花蓮跑。最喜歡的當然是那裡的大山大水,綿延不盡的山青,磅礡壯觀,渾然天成的美,不言而威而重的氣勢,任誰也不得不承認,台灣還有哪裡能出其右?常想,這真是塊少見的福田。也常想,除去水泥污染,這裡實在是個清淨地,人間仙境。始終無法想像,當年是怎麼完成太魯閣風景區這相關建設,走在這個風光明媚的峡谷裡,能做的大概只有讚嘆。讚嘆上天自然的賜予,讚嘆過往那些為後代種樹的人,讚嘆那些有先知卓見的能人,也讚嘆此生得遇這般好風景。前前後後去了好多次,每次去都還是驚嘆崇拜,仰首藍天,竟是詞窮無言。說是鬼斧神工嗎?說是巧奪天工嗎?與其說是人的力量完成這一切,我還真是懷疑,會不會是造物主本就屬意如此安排的。

燕子口到天祥路段是很特殊的一段,奇石嶙峋,水流潺潺,山壁陡峭,這樣的一個地方,不只是賞風景,還蘊含著禪機。到花蓮,如果不看海,我喜歡走訪太魯閣國家公園。看沿線的一山一石,看大器的自然景觀,看遊客爭相拍照留念,看遊覽車一部又一部從身旁駛過,遐想這些人來此是為了什麼?應該不只是為了拍照紀念吧。也想自己三番兩次造訪,圖的又是什麼?

山的沉靜安穩,總讓人錯覺,它始終沒有改變。但是我知道也深信,它時時刻刻都在變,像我們的心一樣不定地流轉著。只是不露痕跡,我們很難體察得完全而已。其實,洛韶上去的景色也很漂亮,別有一番風情。但是,這幾次到訪,都只走到天祥段。

因為,既然來了,無可免俗地要入境當當觀光客的癮。所以,幾個地點是行程必去的。鬧區的液香扁食懷舊當然是其一,其二則是大禹街口的東山鴨頭小吃攤,它的東山鴨頭好吃,但是最特別的是老闆賣的「雞蛋」。外皮像一般的久滷的滷蛋,可是不硬,特殊的是裡頭的蛋黃卻是軟滑順口的膏狀,很特別的做法,一顆要價15元。每次到花蓮,總要去找一找才甘心。

還有,現在紅得火熱的曾記手工蔴糬。前些年過去,得要費一番功夫去找老店才能解嚵,現在整個市區到處都可以買得到,老闆個人照的大型廣告看板四處林立。更誇張的是,沿著台九線進市區,一路所見,盡是蔴糬廣告和店面。有所謂的曾記、曾家、曾x記、曾x傅、x港伯、x曾祖...琳瑯滿目的店招,夜以繼日、日以繼夜地招搖,一時之間,有些錯愕。怎地,難不成花蓮蔴糬繼早期的阿美蔴糬風光之後,已然又掀起另一波以「曾」字為名的高潮。所以愛湊熱鬧的我,當然還是要花點時間去逛逛囉。逛蔴糬店,也逛這有趣的商場萬象。

末了,又趕時髦去找胖叔叔的年輪餅。店裡的櫥窗設計很雅致,產品包裝也非常典雅,讓人第一印象很好。裡頭的小姐細心解說各式產品,光一種年輪餅就有檸檬、藍莓、荷蘭香、蒜味、芒果、蘋果、櫻桃、咖啡...實在夠多樣了。每種口味口感不同,很難取捨,最後迫不得已只好多多益善越買越多。想想真是好笑!

買完胖叔叔年輪餅還不過癮,於是又逛到隔壁的黑潮漫波。以柴魚為材料的各種吃食禮盒,其實也蠻吸引人的。可是當時手邊已經大包小包提一堆,而這當中還包含三塊很重的石頭,所以實在對不起殷勤的小姐,只有逛逛而已。

較之早年,花蓮的夜,是有些熱鬧了起來。但是真要認真鑽進去店家逛,它其實還是慢了台北好些步調。可也就是這樣的緩慢基調,才能營造出這座後花園,有點繁華又不會太過豪華的情調,吸引各方人馬爭相報到。

這次還有個特別的發現,在這裡的大禹街,不知打從什麼時候開始竟然有了街頭藝人表演。只是稀疏冷清,好像沒幾個人在聽。真是教人喟嘆,藝術無價!這「無價」兩個字,該怎麼註解呢?有點難。

走逛花蓮,步調不必匆忙,只是時間還是悄無聲席地一去不返,所以沒有太多時間再往七星潭或其他海岸邊看看。是有些可惜!往年總要去走走的海邊,今年沒去。很多年前去撿拾石頭的木瓜溪也沒來得及去,立霧溪勉強算經過。還有個地方是秘密基地,在我初次到訪花蓮的時候,曾經有人帶我去看過別人沙裡淘金,如今也想不起來那地點到底在哪裡。

總的來說,就是時間太過匆促,所以這次只有蜻蜓點水,但願來日有機會再好好讀一讀花蓮的大山大水,再品好山好水孕育的好人情了。

附註:本文獲960228{雅虎奇摩精選文章}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