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偷得浮生半日閒 一文刊登在20130504()青年副刊。

………………………………………………………………………………全文↓

春假後,相約爬山賞花的朋友忽然忙碌起來,於是在花季活動的尾聲,一個雨後初晴、薄陽乍現的日子,我獨自上山尋幽。

也許是和我心思一樣的人很多,遠遠地便看見登山口聚集了無數人潮,男女老少好不熱鬧。有的是包租遊覽車前來,身上別著各自的名牌,沿途還有領隊前後招呼著;有的是幼稚園舉辦校外教學活動,老師們分批帶領學生邊走邊介紹:「這是一串紅,那是小雛菊,還有海棠花;白色的是海芋,遠一點的那些是大理花……這些花很漂亮,所以我們走路要小心,不要踩到它們」,老師走在前面溫柔的叮嚀,小朋友隨後似懂非懂地回應,一張張稚氣的臉蛋,天真又可愛,孩子們很守規矩,教人看了歡喜。

人潮中偶爾擦肩而過的,也有三五好友連袂而來,走在我左前方的便是三個年輕媽媽,各自用娃娃車推著小寶貝,她們邊走邊聊孩子的點滴趣事,也不忘對孩子噓寒問暖遞送茶水,親子溫馨微笑的臉上,刻劃著幸福的弧線。

越過她們,我看到一隻松鼠把含笑花樹逗弄得震顫不已,引來遊客好奇地駐足流連;看到一位穿著黑底紅紗花洋裝的太太,步履微艱地緩慢移動著,一邊走著似乎還一邊數數兒;還有個阿嬤在新娘禮車前為年幼小孫女拍照留念,小女生不解世事的眼神,教我忍不住遐想多年後的她當起新娘的模樣;也有中年夫妻、姊妹淘優閒漫遊,談天說地閒聊細瑣家務,偶爾紛擾笑鬧情緒高昂……聽著聽著,彷彿生活裡的柴米油鹽氣味,也在山間迴盪。

最有趣的是,當我試圖揣摩著如何拍攝野牡丹最美的艷紫時,身旁一位阿公也帶著小男孩湊近野地上的草花,教他認識粉紅色的鳳仙花;不遠處,另一個溫柔的媽媽則告訴孩子,垃圾桶外的木頭應該算是棕色,它和紅色是不一樣的。原來,大自然的教室裡蘊藏取之不竭的知識!

我加快腳步持續前進,有人迎面而來,有人擦身超越,也有幾隻受寵的狗兒被抱在胳肢彎裡看風景或牽著散步……奇妙的是,愈往高處走,人潮聲浪愈是淹沒在樹林叢綠中。慢慢地,我的耳裡只有風聲,眼前只有撥不開的綠意和時鮮淡紫的苦楝樹花、亮紅逼人的九重葛,最後我終於走到幸福亭,它是每回與好友同遊都要到訪的制高點。我循往例喝杯水,尋找一方角落歇腳,舉目望去,城市正安靜地坐落在雲靄裡。往左方走去,是孩子讀書的校園,我在涼亭一隅,想起他的青春華美,想起這一路相遇,也想起偶然閱讀卞之琳的一首詩〈斷章〉:「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裝飾了別人的夢」

詩文雖只有短短四句,卻是意味深遠。此刻在這春光中,更有幾分異曲同工之妙,教人不覺莞爾。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