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愛戀梔子花 一文刊登在20130617()青年副刊。

………………………………………………………………………………全文↓

素來貪看梔子花,都因它的美色與花香。一朵朵雅致淨白的花容錯落在翠綠的葉叢當中,怎麼看都脫俗亮眼。特別是盛開的花期,這一片那一簇緊挨著開放,那股甜膩香郁的氣味既聚且散,瀰漫在空氣裡,讓人置身其間,有說不出的喜悅和幸福。

近日社區庭園裡的幾叢梔子花也盛開了,或疏或密,或高或低,或白或黃,盡皆惹人疼愛。有小女孩好奇地彎下身去聞它的芳香,也有路過的住戶為它們停住匆忙的腳步,而我更是忍不住想要為它們的美麗留下身影。

流連花叢間,我總會想起妹妹告訴我的,我們平日吃的醃蘿蔔片就是用梔子花液染色的。梔子花既是香花,也可以是香料,果實更是奇佳的黃色染料。它不僅僅是我習以為常的美麗花卉,更貼近我的生活。早期的年代裡,它是農家倚賴的經濟作物,是現實人生的寶藏,它的美好老早超越外表色相,這也是我在閱讀作家陳列書寫的《地上歲月》,他提及父親種植梔子花的內在用心和農家對生活的盼望後,使我有異於往常看花粗淺的體會。

梔子花總帶給人很陽光的感覺,儘管花期短促,生命燦爛流光稍縱即逝,綠葉滋養時間反而漫長些,但它依然挺著滿身鮮亮翠碧,神采奕奕,接受晨風夕雨的看顧,也守得住闇黑的寂寥。直到五月梅雨季,很多花都偃旗息鼓休養生息,紛紛張起濃密的綠傘華蓋,閃躲那不知何時會滂沱傾瀉而下,或可讓自己成為落難美人的雨勢時,它開始熱情綻放吐露芬芳,回報大地的潤澤及照養。那樣的精神,像極了初夏的暖陽。

眷戀梔子花很多年,不知怎地卻鮮少動念去探看關於它被歌詠的詩文。那天心血來潮,隨興翻閱學術大家程兆熊先生早年論述庭園花木、花卉的專書,這才從字裡行間驚覺,古來文人對梔子花其實著墨甚多,司馬遷《貨殖傳》、司馬相如、杜甫、蘇東坡、朱淑貞、李東陽……傳誦不輟的詩文裡,有說梔子花是財富的象徵,是「桃蹊李徑年雖古,梔子紅椒艷復殊」,是「玉質自然無暑意」,又是「抽黃比白總稱才,誰遣山梔入畫來」……還有人說梔子花禪意無限,真是教我大開眼界。原來梔子花早已擄獲無數文人墨客雅士的傾心!

閱讀梔子花的同時,彷彿也有幸閱讀了詩人生命裡的吉光片羽或心情短篇速寫小札,誠然喜樂豐收。終究生命有時、花開有時,那文學裡的梔子花香永遠飄逸。

日昨在高速公路湖口楊梅段,我又看見梔子花的身影開在窗外邊坡上,滿樹滿叢的綻放,美得如雪又如畫!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