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心理學的立場:願意信任別人而「示弱」的人生,才是真正健康的—因為故作堅強的活著,往往過得很辛苦。我們得好好正視:在我們心底,原本就存在著「示弱」的需要。那是一種豪不掩飾、豪不保留的自我坦承勇氣,而不需要擔心自己會被人討厭、會受到傷害。
這代表我們可以打從心底相信:世界上有「安全基地」的存在。(p.36)


*「安全基地」是心靈的避風港,讓我們在承受各種現實風雨摧殘十,有自我對話和思緒停駐的空間。這種心理上的「安全基地」,最早來自於母親。(p.36)


*如果我們還有機會,就算只有一次,請抓住被父母愛著的感覺,勇敢讓自己在父母面前退化成弱小。
主動和父母或他人重建安全關係,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自己,我們心裡那個弱小的自己。(p.41)


*問問自己:我是個容易有感受的人嗎?我能不能允許自己充分去感覺各種感受,或沉溺在各種感受裡—這種「感受的允許」,也是一種自我相信。(p.45)


*從無感之處邁向有感之路--
很多時候,我們得緩慢地感受自己。也許從十幾分鐘的發呆開始,也許不是閉著眼睛,而是呆看著魚缸裡的魚,或窗外的天空。(p.48)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