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我的小陽台有一株還蠻喜歡開花的玉蘭花樹。偶然的一天,發現這株玉蘭花的葉子怎麼老是有點點白白的東西。猜想是環境汙染,或者什麼髒污,過陣子就會好。
好一段時間過去,它非但沒好,還愈來越嚴重,連葉子都開始枯萎疲弱。我跑到花市去請教園藝商家們,他們介紹我用辣椒水或買除蟲藥噴噴,乍看之下,似乎有所好轉,萬沒想到,好景不常,玉蘭花樹的病害復發,終至於壽終正寢,讓我好生傷心。
還好,就只有玉蘭花,其他的小盆栽倒是躲過這殘害。


沒想到的是,事過境遷很久以後的最近又發現,我心愛的白水木和流星球花植株,也有了白白點點的蟲害,我趕緊去請教專家,才知道那叫:介殼蟲。是一種夏季孳生的蟲害,可能是蝴蝶帶來,也可能自己因緣湊巧來的。
它們一片片地侵蝕我的白水木和流星球花,怎麼辦?老闆說,用好年冬埋在土裡,或者買某種農藥噴灑,才能藥到病除,否則根本不可能根治。
我說,這藥性太強了,不好吧?老闆回我一句,又不是叫你吃,哇咧,突然不知該怎麼繼續對話。


可是這個問題沒解決,始終困擾我,眼看著這兩盆花樹,命在垂危,我一籌莫展。
許是這個原因,讓我睡不安穩,清晨竟然做個大噩夢,夢見一堆黑黑小小的蟻群........也因為這樣,一早起來頭昏精神不濟,啥事做不成,心想:不如出門走走。


烏龍的南寮之旅,也就這麼發生了。

11-10南寮
南寮的海風,吹得我繼續頭昏,也因為風大,光要拍一朵安靜的馬鞍藤為此行作記,都很難。我在電話裡跟妹妹說,光要拍張馬鞍藤至少對焦十次,而且還不一定成功。所以原先計畫停留二小時,結果半個鐘頭就落跑。妹妹在電話那頭,嘩啦啦笑得很大聲,還說:真是不應該笑,可是實在太好笑,不笑不行。

馬鞍藤1

馬鞍藤2

馬鞍藤3  
更好笑的是,回家途中,遇見三個外地來的陌生人,不知該如何搭車往火車站,往城隍廟,甚至不知道如何叫計程車,秉著在地人的熱情,我一一為他們說明,還附贈叫車的電話號碼。
三位陌生的朋友喜孜孜地奔向他方,我繼續等車。終於,我親愛的公車來了,可是公車司機跟我擺擺手說再見,然後又往他自己後腦杓一直指,門也沒開就往前奔馳,我一陣錯愕。
霎時記起,這線公車停靠站在前頭,不在這兒,雖只是短短小徑的距離,我就是平白錯過了。好大的悲劇,我~~~~只好找家麵店吃麵打發時間去!
說完,妹妹笑得更大聲。然後說,她到家了,要準備梳洗吃飯去。
徒留我一聲長嘆,都是介殼蟲惹的禍。
後記:此刻想起,這一整天的烏龍,其實還蠻有趣的。女人心情,果真善變。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