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晌午,送兒子搭高鐵回學校。然後,忙著日常細瑣。
˙午後天色轉晴,淡淡的藍天,微溫,適合埋首書堆。
美中不足--住家附近工地轟隆隆,不遠處還有別的管線工程在進行,鑽地的聲音像魔音穿腦,書本怎麼翻都翻不出滋味。終於,決定短暫離˙家˙出˙走去,帶著避逃的心情,和一身輕便,心裡想著:隨意做點什麼都好。即使,只是散步走路。
意外驚喜是,在路途中竟巧遇久未見面的好友H,倆人直接站在馬路上閒聊好一會兒,相約來日喝咖啡去。
再度驚喜是,打道回府的傍晚,竟又遇上兒子小學同學娟的阿嬤。實在太多年未見,倆人相遇的剎那都喜出望外,說的談的當然是兩個孩子的現況,還附帶一個笑話:
阿嬤說她在工作的地方遇上一個長得像我的女子,一時欣喜,便向前探問:「ㄟ,你是不是誰誰誰的媽媽呀?」
當場,女子尷尬萬分地回應:「我還沒結婚ㄟ。˙˙˙」
頓時,換阿嬤尷尬不已。
聽完阿嬤附贈的笑話,我一路笑著回家。人我因緣真是奇妙,兩個小孩同學的時間其實不很長,這段緣份卻時疏時密地,細水長流著。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