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創作:【生命中的風景】一文刊登在20110717()更生日報˙四方文學週報。

˙˙˙˙˙˙˙˙˙˙˙˙˙˙˙˙˙˙˙˙˙˙˙˙˙˙˙˙˙˙˙˙

他的白天,屬於一張椅子。我幾乎都要這麼認為了。

因為,總在清晨時分,夏日的天光還帶點青藍的六點左右,他就已經駐守在住家附近的工地一隅,或坐或靠,在一張平凡無奇,街頭巷尾雜貨商店,隨處可見可買的鐵製四角椅上。有時候,傍晚回家走過那工地前面,也會看見他和那張椅子廝守著。

他是附近工地新近委託的管理公司派來雇守工地的保全人員。據說,是因為工地接近完工階段,很多工程在趕,很多器材設備線纜機具需要有人看顧,防人破壞滋事。所以,個把月來,常看他大清早就守在工地的主要出入口。或者,在工地左近的馬路來回逡巡,頂著烈日驕陽。

我們經常照面但很少交談,擦身而過時,彼此頷首微笑,算是打招呼。僅有少數幾次,他主動開口問:「這麼早就出門運動啊?幸福啊!」,或者「送孩子上學呀?」之類,很平常很客氣的寒暄話語。我想,我們大概算是陌生的熟人,或說是熟悉的陌生人吧。

會特別注意他,其實跟他是誰無關。而是,他看守工地的身影,總讓我想起以前工作職場上認識的一位女性朋友。說是朋友,或許還有點牽強。我們的關係,精確來說,只不過是工作業務有所往來,根本談不上深交。更仔細回想,我們連私下邀約喝杯咖啡的熱絡都沒有。但是我記得她,因為聽說過她的一段往事。

她曾經是個世俗標準下的好命女人,嫁個收入還不錯的老公,有車有房,還有不錯的物質生活,孩子也從沒讓她操心過。孰料,命運一個翻轉,老公生意垮了,不得不暫避風頭躲債,她只好拋頭露面出外討生活。因為什麼機緣我已忘了,只記得轉述的人說,她在那艱困的當下開始從事房屋銷售,成為所謂的跑單小姐。有很長一段時間,她白天在工地賣房子,晚上就睡在工寮裡。

一個女人獨自睡在工寮裡過夜,說不害怕是騙人的。但,或許是環境窮逼,人的潛力和韌性不自覺地被激發出來。那段時間裡,她的銷售業績竟是出奇的好,夜裡雖然害怕,咬著牙也就撐過來了。幾年過去,終於換得職場一個舒適的位子,也幫先生渡過難關,人生從黑白再度逆轉。

那段業務往來的日子,我跟她的關係,看似熟悉其實陌生。而我之所以始終沒忘記她,絕大原因是因為那段充滿辛酸也飽含韌性毅力的生命故事,深深感動過我。生命的韌性,真像那釣魚的細線,細微卻驚人。

也因此,我從不敢小看任何一個人。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