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創作:【心底的土地公廟】一文刊登在20110913()青年副刊。

˙˙˙˙˙˙˙˙˙˙˙˙˙˙˙˙˙˙˙˙˙˙˙˙˙˙˙

巷口的土地公廟是我所見過最忙碌,而且最貼近人間生活的神仙。傳說中的祂愛喝仙草蜜,而且限定某個特定的品牌。因此,廟的前後左右商家不管做的是什麼生意,也都時興兼賣仙草蜜。箇中最教人莞爾的,莫過於巷子底的書店也在此列,腦筋動得快的商家還為土地公作公仔、平安御守之類的商品。

家住巷尾經常出入那兒的我,一年到頭都可以看到一落落一箱箱的仙草蜜,或高或低的被供奉在廟裡佛龕下方的大供桌上,或堆在狹小廟埕內的大方桌。特別的是我們是個經常考試的民族,一到考季,進出土地公廟的人潮更是川流不息。不論是公家機關應試、高普考、地方特考,或者莘莘學子一關又一關的基測、學測、指考、研究所,甚至插班、轉學考屆臨,都可以看到一張張虔誠的面孔,揣著准考證影本,帶著豐盛至誠的仙草蜜來到土地公廟裡,恭敬地投下香油錢,然後轉身焚香供金紙,跨出大門拜天公,而後進廟裡跪拜土地公,嘴裡唸唸有詞,神情備極專注,彷彿所有的憂心罣慮與眼前的土地公說一說,准考證影本在香爐上繞一繞,就可以獲得身心安頓。

長期以往的氤氳繚繞,土地公的金身、廟裡的屋樑愈薰愈古老,色澤愈深愈顯厚實,土地公「 足興ㄟ」的口碑愈傳愈遠,連在廟裡幫忙打掃清潔的老阿嬤也是逢人就信心十足與有榮焉的說:「虔誠拜拜,土地公會給你保庇」。許多外地的準考生,不惜路遠遙迢專程來參訪,我曾在廟的斜前方公車站牌底下,巧遇過來自台中、基隆的學子,她們說土地公的靈驗老早名揚遠近,之所以特意走一趟,無非希望經年的努力能得到土地公加持,應許一個金榜題名;無數癡心父母為了兒女的前途,不辭舟車勞頓,也要來此走一遭,深信他們愛孩子的心土地公能明白也會成全。

近幾年更常見的是,城市裡的補習班考前祈福之旅,也會有個行程安排是到土地公廟前誠心懇求,獻上一炷香。每每經過瞧見一雙雙靈動的眼眸和青春的身影,穿梭在那窄逼擁擠的空間裡,而且少有喧嘩;至多等待燒金紙的空檔,三三兩兩竊竊私語,或對廟前方的知名大學投以嚮往,或者就近到幾分鐘路程的校園逛上小半圈。

我也是經常在廟裡來來去去的善男信女。因地利之便,我和孩子常常在附近散步走逛,從孩子很小的時候我們就會進廟裡拜拜,孩子貪圖的是拜拜之後可以大口享用甜甜的仙草蜜,我則多半冀求孩子平安、家人能夠順心。

偶爾,我會受遠方朋友所託,到土地公廟裡獻上一炷馨香,期許這份誠意誠心能為他們日常生活帶來好運。是否因此改變了她們什麼,我不知道,但在那雙手合十靜默的片刻,在那熊熊火光遍照周身的當兒,我的內心寧謐而充滿法喜。我知道那是祝福的力量,是相信的安定;我來只是真心為朋友,朋友因為我來感到踏實的心安。而土地公靜靜凝視這一切善美的循環,祂不曾言語,卻彷彿說了更多也給與更多。

在這來去之間歲月流轉,孩子漸漸長大,外務變多、課業更為繁忙,我們能隨意走進土地公廟拜拜的時間無形中變少了。然而,一旦走進那空間,土地公彷彿就成了他的朋友,偶爾看他也像大人一樣,敬謹合十,嘴裡不住的叨唸著。問他和土地公說些什麼,他故作神秘─「不可說」,拿著仙草蜜揚長而去。我想那是他和土地公之間的秘密,不說又何妨。青春期的孩子其實只是希望有人傾聽,有人全然的支持吧!

我需要的也只是一顆如常秉持的歡喜心,歡喜看待生活,歡喜看待生命的成長,不論是走進土地公廟還是離開以後。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