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你分享。

Monica的散文創作:【又見蒜香藤花開 】一文刊登在20111128()青年副刊。

˙˙˙˙˙˙˙˙˙˙˙˙˙˙˙˙˙˙˙˙˙˙˙˙˙˙˙˙˙˙˙˙˙

正是蒜香藤花開的時節,住家樓下的矮牆邊上,悄悄地開著幾朵淺紫色的花,不聲不響地順著牆拼命往外攀爬。看它迎著風笑逐顏開,以一種近似詩的優雅和歌的姿態,翩翩然,在秋光中匍匐前進,恣意舒展歡顏。讓路過的我,也同沾幾分喜樂。

印象中,這花似乎不很耐,總是霹哩啪啦開得燦爛,但沒能撐持太多天的好光景就褪色了。可是它開的當下永遠都洋溢著一股熱鬧的氣氛,因為這花兒常常是成串的開,一朵朵像接力賽一樣,即使早開的枯萎了,還是會有新的紫花跟著來,遠遠看去就像是或大或小的花海,特別討人喜歡。

最初遇見蒜香藤,是在巷弄裡一戶退休的老先生老太太家門前。極簡的透天厝,浸潤在閑靜的晨光中,別是悠遠。最醒目的是,在那小小的院子和窄巷間有道紅門,紅門牆上種了幾株花草,多半長得不太好,除了蒜香藤。年復一年,我看那紫色花在牆上開了又謝,謝了又開,老先生老太太和一條有著音樂家名字的狗兒,也在那裡頭靜靜生活著。偶爾,會有年輕的外傭來幫忙灑掃庭除,刷刷地板、洗洗牆面;偶爾會看到中年一輩進出,猜想是離家在外的子女回來探望,這時候也總有機會看到老人家穿著時鮮坐上氣派的車外出。那片刻如果碰巧遇上,老人家也多半是眉開眼笑,一如盛綻的蒜香藤。

真正體悟到蒜香藤還是遠觀欣賞比較好,是在熱鬧的大道上,一戶緊鄰校園的低矮平房。忘記是哪天哪月,正好和孩子一起走過那段路,屋頂上簇擁綿延的紫花陣仗引起我們注意。孩子不諳花草,我說那是「蒜香藤」,據說花朵會散發出「蒜」的味道。孩子好奇,堅持非要聞一聞,商請主人同意後,我們果真湊近那少數垂墜下來的幾朵花身邊,深深吸上一口氣。哇!真是「蒜」香藤,一點都不浪得虛名。從此我們謹記,蒜香藤還是遠遠的品賞就好。那美好的浪漫和想像,才不會沾了醬。

此後,我看花草樹木也有了不同的靈感。偶爾,我會把馬路邊剛掉落的欖仁樹果子撿拾起來,趁它還沒發硬剝開聞聞看,於是我發現,那扁橢圓形的果子裡有股特殊的香氣,有人說那是杏仁味,我卻感覺那像是爸爸種的青香蕉乍然撕開時沁鼻的滋味。

    全站熱搜

    Monic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